新筆趣閣 > 全方位幻想 > 《全方位幻想》1826 精靈劍舞祭的愿望(四更求月票)
    (求訂閱!求月票!)

    (十分感謝‘伊吹悠二’的10000打賞!以及‘鄧茂’、‘紫夜玄星’、‘波slize’、‘亞瑟王之’、‘醃艾艾’、‘辛羽殤’、‘q永江衣玖q’的打賞!)

    之后,露比亞便不再多說什么了,靜靜的靠著一堵墻,陷入了沉睡。

    這個少女的身體狀況可還沒有徹底的恢復過來。

    與諾亞的一戰,讓露比亞的精神遭到了重創。

    咒裝刻印的反噬,又讓露比亞的身體遭到了重創。

    即使諾亞用艾斯特的力量消除了露比亞身上的咒裝刻印,咒裝刻印消除以前帶給露比亞的副作用同樣還在。

    像薇爾賽莉亞,即使身上的咒裝刻印被抹消,因為咒裝刻印的反噬,身為精靈使的能力還是失去了。

    格雷瓦絲也是一樣,將絕劍技的最終奧義教授給諾亞以后,咒裝刻印的副作用爆發,讓這個大陸最強的精靈使變成了一個傳說。

    露比亞倒是沒有失去精靈使的能力。

    畢竟,只要蓮體內的魔王之力還處于覺醒的狀態,那露比亞體內的圣女之力就不會消失。

    蓮說過,在完美掌控暗之精靈王的力量的現在,她甚至能夠做到肉身不滅。

    露比亞的圣女之力同樣來源于精靈王,應該也不會差到哪里去才對。

    所以,在圣女之力的守護下,露比亞總算沒有失去精靈使的能力。

    但是,露比亞的身體還是沒有徹底的恢復過來,需要一定時間的休息。

    這個少女倒也沒有在意諾亞跟蓮就在一邊,直接就這樣沉睡了過去。

    諾亞同樣不擔心這個災禍的精靈姬恢復過來以后能夠翻起什么浪。

    即使露比亞的圣女之力還在,失去了契約精靈,對付起來,那也不會太難。

    至少,對于諾亞來說是這樣的。

    因此,諾亞也沒有理會露比亞,任由她休息去了。

    “啪…啪啪…”

    篝火依舊在燃燒,讓里面的樹枝在燃燒中發出斷裂的聲音。

    諾亞與蓮就這樣望著眼前的篝火,陷入自己的世界里。

    不知道過去多久以后,蓮才出聲。

    “你準備怎么辦?”

    這句話,若是換了一個人來,一定會覺得相當費解,摸不著頭腦吧?

    但是,諾亞卻知道蓮在說什么。

    “露比亞似乎已經放棄了消滅精靈王,那么,我也能毫無顧忌的準備解放精靈王,讓精靈王脫離癲狂的狀態。”蓮看向了諾亞。

    “你呢?你準備怎么辦?”

    諾亞沉吟了一會,隨即,問了這么一句。

    “三年前,你是怎么刺殺精靈王,將水之精靈王給解放出來的?”

    精靈王所在的真祭殿是絕對的禁區,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唯一一個例外,那就是精靈劍舞祭的優勝者。

    精靈劍舞祭的優勝者能夠進入真祭殿,當著五大精靈王的面,許下自己的愿望。

    為此,蓮才會在蕾斯蒂亞的口中得知異界黑暗的存在以后,以精靈劍舞祭的優勝者的身份,進入真祭殿里,刺殺精靈王。

    然而,面對五大精靈王,即使蓮擁有著暗之精靈王的力量,那也很難刺殺成功。

    很簡單的算法。

    蓮只有一人。

    對面的精靈王卻有五位。

    即使暗之精靈王的力量超過其余的精靈王,那也做不到以一敵五吧?

    要不然,精靈戰爭時,暗之精靈王也不會落敗,從而選擇轉生了。

    有鑒于此,蓮應該不是采用的正攻法,而是用了一些別的手段。

    對此,諾亞認為,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

    蓮似乎沒有想到諾亞會突然問出這么一個問題,猶豫了一會以后,說了這么一句。

    “我是通過許愿的方式,找到刺殺精靈王的機會的。”

    “許愿?”諾亞怔然了,同樣猶豫了一會以后,滿臉不確定的說道。

    “該不會是指精靈劍舞祭獲勝時,能夠向精靈王許下的那個愿望吧?”

    靠著那個就能夠刺殺精靈王嗎?

    那很奇怪吧?

    “別感到奇怪,我確實用了許愿的方式得到了刺殺精靈王的機會。”蓮這么說道。

    “你肯定認為精靈劍舞祭的優勝者許下的愿望是精靈王實現的吧?”

    “怎么?”諾亞問道。

    “難道不是嗎?”

    “精靈王使役的奇跡,那種能夠實現愿望的力量,并不是由精靈王自身所發出,而是類似于一種儀式,一種系統,在被設置下以后,便會開始運作。”蓮解釋出聲。

    “因此,當在精靈劍舞祭上獲得優勝的精靈使在真祭殿里向五大精靈王許下愿望時,奇跡就會盡可能的去實現這個愿望。”

    聽到這里,諾亞便多多少少有些明白蓮打算說什么了。

    “也就是說,當在精靈劍舞祭上獲得優勝的精靈使在精靈王的面前許下愿望時,奇跡的系統就會立即運作,無視設下這個儀式的精靈王,自己實現愿望?”

    “沒錯。”蓮點下了頭。

    “即使是許下對精靈王不利的愿望,那奇跡也會立刻運作,束縛身為奇跡的執行者的精靈王們。”

    這就是所謂的作繭自縛吧?

    就是這個奇跡的系統,讓蓮有了刺殺精靈王的機會。

    “那一天,我在真祭殿里許下的愿望只有那一個。”蓮直視向了諾亞。

    “那就是精靈王之死。”

    這樣的愿望,相信,從來都沒有人許過吧?

    或許,連設下奇跡的系統的精靈王們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會有人利用這個奇跡,許下這么一個愿望。

    “可是,如果這個愿望真的能夠實現,那現在就不需要擔心發了狂的精靈王會毀滅世界,更不需要你自己動手刺殺水之精靈王了。”諾亞注意到了重點。

    “在你許下愿望以后,應該會發現一些不可能那么如意的事情吧?”

    “對。”蓮嘆息出聲。

    “奇跡之力畢竟是五大精靈王用來代自己實現愿望的系統,不可能會消滅身為執行者的精靈王,所以,即使許下那樣的愿望,那也不可能會實現。”

    “不過,在判斷出愿望無效以前,奇跡的力量還是會產生作用。”蓮如此說道。

    “在此期間,這股力量會束縛住精靈王,讓精靈王無法行動,我就是趁著這個機會刺殺了水之精靈王,將水之精靈王發狂的人格給消滅,解放出水之精靈王原本的人格。”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只要有一定程度的力量,也許,連一般的精靈使都有可能成功的刺殺精靈王了。

    “但是,精靈王被束縛,不代表異界黑暗會被束縛。”蓮鄭重其事的開口。

    “在刺殺精靈王的時候,那異界黑暗一定會出現,我那個時候也是因為這樣才見識到了它的可怕,三年前,如果不是我已經能夠使用暗之精靈王的力量的話,那最終肯定會被那異界黑暗給吞噬。”

    根據蓮的描述,三年前,在刺殺水之精靈王成功以后,從水之精靈王的身上,大量的異界黑暗便噴涌而出。

    那個時候,若不是蓮已經能夠使用暗之精靈王的力量,強行突圍,再讓蕾斯蒂亞使用轉移魔術,在千鈞一發之際離開真祭殿,那后果不堪設想。

    “在那以后,我原本想回到格雷瓦絲那里,繼續磨練劍舞技,等到時機成熟時再找機會解放其余的精靈王,可在那之前,我遇到了露比亞。”蓮瞥了露比亞的方向一眼。

    “得知露比亞是因為知道精靈王發狂的真相才背叛了以后,我就接受了她的邀請,跟她一起行動,三年來一直躲在阿爾法斯教國里。”

    然后就是蓮得知了諾亞出現的消息,并遵從世界碎片冥冥中的指引,離開阿爾法斯教國,找到了諾亞。

    而后面的事情,諾亞也都是知道的。

    “所以,如果你想跟我一樣,用同樣的方法解放發狂的精靈王的話,那我只跟你說一句話。”蓮緊緊的盯著諾亞,一字一句的說道。

    “小心異界黑暗,別讓你的精靈碰到那些黑暗,不然,即使你沒事,你的精靈可能也會徹底的發狂,千萬別忘了。”

    諾亞沉吟了一會,重重的點下了頭。(未完待續。)
微信棋牌平台
幸运农场破解选号 香港正版资料王中王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规则 腾讯比分 单机麻将无限内购破解版 今天新快赢481走势图 十二生肖开奖结果查询白小姐 吉林快三精准追号计划 篮球竞彩网赛果开奖 秒速赛计划软件 四肖八码中特 0369万能买法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爱 湖北快3走势图基本图 北京赛手机版 大乐透五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