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他們說我是害蟲 > 《他們說我是害蟲》第193章 大荒妖地
    南海之南有雄城,雄城之后有雄關,這便是蕩魔城與天下關。

    這座蕩魔城里,生活著無數修士,掙命的死囚,苦修者……

    而這座雄城背后的那座天下雄關,長不到百里的關墻,隔阻著妖魔北上之路的同時,也同樣阻擋著九洲天下的人類和妖怪南下之途。

    想要去大荒妖地,便需要經過這座天下關。

    老蛟顯然明白這個過程,是以,他借著火桑宗護宗神獸之名,以事情緊急為由,給大家一個措手不及,瞬間穿過蕩魔城,來到天下關。

    只要再往前一步,關墻外便是大荒妖地。

    老蛟帶著方寸來到這關墻上,方寸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眼角的余光看著關墻外懸空而立的那些身影。

    按理說,這些身影朝著關墻方向揮劍施法,應該是妖怪來著,可是這些人的模樣,居然一個個都和人類沒什么區別。

    且一個個皆是身穿綾羅綢緞,一副富貴模樣打扮。

    關墻下方傳來吼叫聲和咆哮聲,一個個甲士站在關墻上,朝著下方揮著刀氣劍氣拳罡。

    方寸正在默默觀察,便聽老蛟叫道:“劍十三,宗門出大事了……”

    劍十三輕嘆一聲,“金蠶前輩,你不該來這!”

    然后便朝老蛟斬出一劍。

    老蛟見此,身形一動,來到關墻之外,掐著方寸的脖子,將方寸懸空提著,“劍十三,再上前一步,老夫便掐死他!”

    突然出現的狗血劇,讓這原本如火如荼的戰場突然一靜。

    一位老者輕嘆一聲,道:“金蠶前輩,過了啊!”

    老蛟看到這老者,眉頭便不由跳了跳,而后看向劍十三,“劍十三,這一切,都是你們的陰謀?”

    劍十三斜持長劍,劍眉一豎,道:“陰謀?我劍某需要向你耍陰謀么?原本我們便覺得火桑洲有些不對勁,想著借六妖圣聯手進攻天下關之機,引出暗藏的黑手。誰想,引出來的妖怪,居然會是你!金蠶子,我火桑宗虧待過你么?數千年的交情,說拋棄就拋棄?”

    “呵,虧沒虧待,你們心里沒數么?”老蛟怪笑起來,“好!既然事已至此,老夫也不與你們多言,放老夫離去,否則我捏死他!”

    劍十三緩緩抬劍,“那你捏死他吧!不過就是一個天才弟子而已。我火桑宗弟子,從未與妖怪妥協過,以前不會有,現在不會有,將來也不會有,我想,方師侄已有此覺悟才是!”

    尼妹啊!

    方寸很想罵一句。

    你想死,不代表其他人也想死啊!

    不帶這么坑人的,救都不嘗試著救一下?

    方寸睜開眼來,朝劍十三看去,哈哈笑道:“劍十三,有種就一劍砍過來,我已經背叛人類了!你還在猶豫什么?來啊!來砍我啊!你若不殺我,從今往后,我便是大荒妖人了……”

    劍十三見此,果然抬劍就是一斬。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一閃,便出現在方寸他們面前,而后一爪朝著劍十三斬出來的劍光抓去。

    呯……

    劍光崩滅,妖爪也隨之湮滅。

    那妖爪的主人,跟著倒飛而去,高聲笑道:“金蠶,歡迎你加入我們六圣聯盟,從今日起,便是七圣聯盟了。那個人類小子以后就跟著你吧!放心,有人類愿意加入我們,我們歡迎之至。”

    “多謝翻天大圣相助,老夫感激不盡!”

    劍十三見此,怒火高熾,怒喝一聲‘殺’,身形化作一道閃電,朝著那位翻天大圣閃爍而去。

    一時間,劍氣沖霄,席卷四方。

    那翻天大圣雙臂一揚,一對金色覆天大翼展開,瞬間便將這關墻外的一切劍光術法給擋了下來。

    “小的們,咱們此次的目地已經達到,撤退了!”

    哦哦哦……

    那些半獸人和野蠻人嗷嗷叫著,如潮水一般退去。

    關墻上,劍十三哪里肯讓他們就這樣退走,纏著那位翻天大圣就是一陣劈砍。那位翻天大圣眼看不敵,一道身影直撲而下。

    “劍十三,莫要猖狂。鵬兄,愚弟前來助你一臂之力!”

    “鷹王,你的對手是老夫!”

    一道身影從關墻上射出,擋在那個從天而降的血色身影面前。

    “鷹兄莫怕,老夫來也!吼!”

    一道吼聲響起,仿佛整片天宇都在震動,猶如獅子吼。

    “既然鵬王,鷹王,獅王都來了,那虎王和兩位龍王也應該都來了吧!何必在暗地里藏頭露尾呢?來來來,老夫陪你們玩玩!”

    關墻上,又縱身跳出三道身影。

    一時間,這個方向的天空仿佛要被打穿一般。

    然而,再強橫的術法,再犀利的劍光,轟到關墻兩邊百里的白霧之中,卻無法攪動半分風云。

    大家對此,早已見怪不怪。

    老蛟帶著方寸,默默朝妖怪隊伍后方退去。

    直到離開隊伍,老蛟才高聲道:“今日多謝諸位道友相助,老夫身上有傷,還需找個地方閉關,他日傷癒,老夫定一一登門道謝。”

    方寸見此,低聲道:“前輩,你倒是敞亮,可這樣,你就不怕他們偷偷跟下來把咱們給暗害了?”

    “小子,雖然那些妖圣們都很不要臉,但有時候,他們也是不得不把臉給撿起來的,特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老蛟似乎沒有想把方寸怎么樣的心思,依然帶著他,還和他解釋了起來,“若老夫就這樣偷偷走了,反而顯得小人。但這樣叫破,他們就是想害老夫,也不可能扔下那些對手,否則之前的戲就白演了。”

    老蛟一邊說,一邊發動‘咳血遁法’,又噴了一大口老血,帶著方寸疾馳而去,瞬息遠遁。

    方寸沒有再說法,靜靜看著下方倒飛的山水。

    一開始看到的大山,似乎都很正常,但越往南水,便發現大山之間霧靄騰騰,甚至出現了有顏色的霧,那分明就是有毒的瘴氣。而且樹木也大了許多,與他在火桑洲那座巨林港里看到的景象非常相似。

    所有的一切,給方寸的感覺就是蠻荒,原始。

    在火桑洲,還經常可以看到人類的村莊,但在這大荒,數千里之地內毫無人煙也是正常,倒是野獸無數。

    時不時還能看到一兩頭如山一般高壯的巨獸。

    甚至他被老蛟帶著飛過一座山頭時,看到一頭巨蟒抬起頭來,朝他們咬來。但被老蛟拍了一掌,那巨蟒便直接死翹翹了。

    可當方寸回首去看這條巨蟒的時候,整個就傻眼了,那座山,分明就是那條巨蟒盤起來時的肉山啊!

    不知何時,老蛟帶著他來到了一座大山的山頂。

    大山蒼茫原始,青峰如戟沖霄,四周幽壑縱橫,澗流匯聚成湖。

    猿猴攀峰峰險陡,鷹翔澗底澗幽森。

    “小子,此地風景如何?可還滿意?”老蛟笑問。

    方寸輕咳了下,道:“不知此地離那座天下關有多遠?”

    “至少也有十萬八千里之地。”老蛟說著,閉起雙眸,神識緩緩刺探了出去,“往前三千里外,是廣闊無邊的大海,左右三千里,皆無甚大妖,正是老夫閉關修行建洞府的最佳所在。”

    “旁邊真的沒有什么大妖嗎?我怕前輩你一閉關,我就被妖怪給叼走了!”方寸有些擔憂地說。

    “放心,老夫便在此恢復修為,待老夫傷癒,便帶你收服周邊山頭小妖,以供我等驅策。”

    老蛟說著,便在這片山崖上盤膝而坐。

    方寸輕嘆一聲,起身往后走去,在離老蛟不遠處的一處樹底下坐了下來。很快,他的身體便閃爍起一道光芒。

    而后,他的屁股下面便出現了一道道陣法符紋,符紋很快便組成了一個陣法,陣法光芒浮起的瞬間,一道身影便從中走出。

    對于這道身影的出現,方寸沒有什么太過震驚,只是暗贊厲害。

    而處在修復傷體之中的老蛟,在那道身影出現的瞬間,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沒有回首,身形瞬間縱掠而去。

    但下一刻,直接被一劍劈了回來,渾身鮮血狂飆不止。

    老蛟慘然倒在地上,看著那身影凌空虛踏而來,“柳蘇生,為何要對老夫趕盡殺絕?老夫數千年來,自認沒有對不起你們人類……”

    “影響不太好啊!”青年打了個哈欠,按著腰間長劍,“原本我也不想多事,可是你抓了那個小子,我實在無法坐視啊!”

    老蛟聞言,看向一臉木然地方寸,“你到底是誰?”

    “我?前輩你不知道嗎?火桑宗弟子,浮生劍客方浮生啊!”

    柳蘇生失笑道:“唉!做個糊涂鬼也不錯!”

    鏗……

    沒看到拔劍,也沒見到劍光,只聽到一聲拔劍的聲音,而后便見老蛟的身體四分五裂,連妖魂都被斬滅了。

    方寸雙眸都差點瞪凸了,“相,相差這么大嗎?這什么劍法?”

    “斬妖劍法!”柳蘇生隨口敷衍了句,末了道:“此一別,以后估計再無相見之時,有什么話需要我幫你帶回去的嗎?”

    方寸聞言,唇角輕輕抽搐,“柳前輩,你不帶我回去?”

    柳蘇生好笑道:“真要我帶你回去?”

    “……”方寸:尼瑪!這家伙好像知道我的底細啊!他怎么知道?
微信棋牌平台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重庆时时彩QQ群 pk10 6码如何倍投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 双色球复式最佳投注技巧 瑞彩网下载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水果机技术压法 单双必胜法 飞艇助赢计划软件app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聚宝盆app官方下载 福建时时开奖11选5 玩时时彩死了多少人 重庆时时彩包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