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第三百三十九章 一滴血
    “那是什么?”興奮中的六位議員,突然看到在那璀璨的圣輝之中,竟然有一個身影浮現,而且就在圣像的面前。

    “那是……王明淵……不對……那氣息……怎么好像是次元生物……”高貴的女人盯著圣像前的王明淵,有些驚訝地說道。

    “他想干什么?”中年男人皺眉問道,似乎感覺有些不太好。

    自然沒有人能夠回答他的問題,他們都不知道王明淵想干什么,甚至于他們認為王明淵應該已經死去了才對,沒有人類能夠在圣輝下存活,他早就應該被凈化了才對。

    沈玉馳的臉色也是陰晴不定,他感覺十分不好,特別的不好,好似會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

    雖然他們都想要阻止王明淵,可是誰也沒有動,因為他們不敢進入圣像的范圍之內,那圣輝是來自于六大圣殿的力量,闖進圣壇就等于是同時與六大圣殿抗衡,就算是神話級伴生寵,也不可能與之對抗,會在圣輝中被凈化。

    王明淵懸浮于圣像之前,盯著圣像喃喃自語:“若這世間真有不可饒恕之罪,那就將其罪歸于我一人吧。”

    說著,王明淵緩緩舉起了手臂,手臂似是刀鋒一樣高高舉過高頭,指尖直指天際,整個手臂上的奇異力量都凝聚成了實質。

    “他……想干什么……”沈玉馳的聲音已經在顫抖,他似乎已經猜到了王明淵想干什么,可是卻又不敢相信會發生那種事。

    “王明淵……”六大上議員齊聲咆哮,可是卻起不到任何作用。

    轟!

    王明淵手臂下斬,恐怖的力量如同一般刑天之刃,硬生生把那巨大的圣像從中間一斬為二,裂成兩半的圣像,緩緩向著兩側轟然倒塌。

    整個圣城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懸浮在空中的那個如同神祇一般的身影,和那緩緩倒塌的兩半圣像,心中仿佛也有什么隨著破裂的圣像一起坍塌了。

    轟隆!

    整個圣城似乎都因為圣像的倒塌而震動了一下,圣像摔的四分五裂,可是天際傳導而來的圣輝卻并沒有結束,萬千圣輝自天際轟擊而下,宛若世界末日的神罰一般。

    沒有了那向上蒼祈禱的圣像,圣輝將直接轟擊在大地之上,誰也無法預料那是怎樣的后果,也許整個圣城都將在瞬間化為廢墟瓦礫。

    一時間所有人都呆住了,即便是強大如上議員,擁有神話級伴生寵的存在,此時也只感覺頭皮發麻,身形快速飛退,想要逃離這片區域。

    轟!

    圣輝落下,可是卻并沒有轟擊在地面,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的王明淵,承受了那恐怖的圣輝。

    無邊的圣輝似是天河一般沖擊在他身上,而那身體沐浴在圣輝之中,卻似是沒有受到半點傷害,反而是恐怖的力量在他身體之上凝聚,令他的身體繼續發生著詭異的變化。

    轟!

    在那圣輝之中,王明淵背后展開六對蝶形光翼,背后也生出了代表神性的光暈,仿佛是真正的天神降臨。

    圣壇之上的周文四人早已經看呆了,王明淵整個人都散發著無比恐怖的氣息,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存在。

    縱然是周文在龍井之下見過白龍,在地下海見過龍條黑龍,在神殿內見過那兩只神話次元生物,可是卻都不及現在的王明淵可怕,他們與之相比,就是星辰與皓月的差距。

    王明淵身上散發著難以言語的神性光輝,那光輝撒落在周文四人身上,令四個人只感覺身體像是被圣水洗滌了一般,全身血肉骨骼,每一個細胞都在蛻變,如同脫胎換骨了似的。

    現在周文終于知道,王明淵所說的最后的小禮物是什么了。

    可是看著天空中如同神祇一般的王明淵,周文卻沒有一絲欣喜,反而莫名的感覺難受。

    王明淵身上的氣息已經完全次元化,周文已經無法在他身上感受到人類的氣息,仿佛他已經不再是個人類,而是那些與人類為敵的次元生物。

    “小文,痛苦和死亡,你會如何選擇?”周文此時不由得想起了王明淵問他的那個問題。

    現在的周文似乎有些懂了,王明淵這些年一直在做研究,希望能夠找到一條出路,以應對次元領域約束力消失之后的局面。

    可是他卻并沒有看到希望,所以他選擇了另外一條路,就如同他所問的問題一般,他選擇了痛苦的活下去,他所承受的痛苦,也許不是來自肉體,可是那種心靈的痛苦,也許比肉體的痛苦更加折磨人。

    天空之中,如神如魔的王明淵昂首仰望天際,神色冷漠,沒有一絲表情,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既然這世間沒有滅魔的力量,那我就墮落為魔,成為魔中之魔。”

    一句話落,他身上的恐怖力量直沖天際,連那圣輝都被他的力量沖散,直入虛空,將那天際撕裂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黑洞內生出無數幻象,有飛天的仙女,有恐怖的巨龍,有怒吼的山海巨獸,有圣潔的天使,有猙獰的魔鬼。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那天際的黑洞,還沒有等他們回過神來,那黑洞之中就有無數咆哮之音響,一條長達百米的黑甲蜈蚣,拍打著六翼自黑洞中沖了出來。

    下一秒,只見各種恐怖的異次元生物都從黑洞中沖了出來,一時間遮天蔽日,仿佛是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

    王明淵低頭看了一眼地上周文四人,然后決絕的轉身踏空而上,向著那天際的黑洞一步步走去。

    無數強大的異次元生物,卻沒有一只敢靠近他,都自動讓開了一條路,仿佛他就是這世間的王,任何生物擋在他面前,都將無法承受王的憤怒。

    “老師!”周文心中莫名有些傷痛,似是好像心中失去了什么,不由得叫出聲來。

    可是卻并沒有人回應他,王明淵已經走進了黑洞,身形漸漸隱去,可是卻一滴鮮紅的血液,跨越了空間而來,如同一滴血晶般,懸浮在周文面前。

    那一滴血鮮紅璀璨,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圣潔而沒有半分邪氣。
微信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现场开直播 爱乐游戏平台 pt电子网络游戏 赛车飞艇就是骗局 电子游戏平台抢庄牌九 福彩3d杀八个跨 无网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香港闪部3肖6码原装版 欢乐生肖投注 星空娱乐游戏 时时彩技术交流论坛 8码滚雪球不连挂方法 足球竞彩计划跟单能赚钱吗 吉林时时票查询 百人龙虎怎么玩才能赢 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