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奮斗在洪武末年》第280章 比黃金還貴的寶貝
    朱元璋打起精神,整個朝堂就為之一振。

    這樣許多人都十分迷茫、困惑、不解……按理說朱標是老朱最喜歡的兒子,傾注了無數的心血,突然死了,難道皇帝不該傷心欲絕嗎?不該方寸大亂,不該頹廢失望?

    老朱的確有過這樣的情緒,但恨短時間就走出來了,難道朱標不是親兒子不成?

    還有更奇怪的。

    太子死了。

    重新選擇儲君,不該猶豫不決,三思后行嗎?

    那么多兒子,到底誰才能成為真正的儲君,你老人家不該想個幾年嗎?

    你不思考,不詢問大臣,不考察兒子們的表現,直接就立了太孫!

    你這么干很讓我們失望啊!

    要知道多少人都準備興風作浪,趁機下注,去支持自己屬意的皇子,甚至還準備挽起袖子,大殺一場!

    歷來一個君王到了老年,圍繞奪嫡的問題,都會層出不窮,有兩個人爭的,有三個人爭的,甚至還有九龍奪嫡,十龍奪嫡……也不知道哪來的那么多真龍,簡直跟不要錢似的。

    可老朱就是不走尋常路,給朱標辦了喪事,一個月過后,就果斷立太孫朱允炆,根本不給各方攪動朝局,渾水摸魚的機會。

    不管老朱的選擇如何,朱元璋的果斷都讓柳淳五體投地。

    真的!

    他此刻才領教了老朱為什么能在一群豪杰當中,脫穎而出,笑到了最后。

    越是困難的問題,就越要果決處置。壞的決策,也好過議而不決。

    老朱深諳其中的道理。

    “祖父起于微末,幾十年南征北戰,治理大明,最重要的一個心得體會,就是不能被下面的人左右。瞧見沒有……”朱元璋指了指大殿周圍的太監、宮女、侍衛,冷哼道:“別看他們一個個木雕泥塑似的,但誰知道通著哪一路的神怪。在這宮里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宮外呢,有一大堆的聰明人,天天琢磨著,揣度著,想要把你的心思看穿了。”

    朱元璋冷笑,“別以為坐上了那把椅子,就能當耍猴的人,稍微不小心,就讓猴子給耍了!”

    朱允炆默默聽著,只是給老朱倒了一杯茶,雙手遞過去。

    “皇祖父,喝茶。”

    老朱接過來,笑瞇瞇的喝了一口,然后輕輕放下,又從旁邊拿過來一份奏疏,遞給了朱允炆。

    從頭到尾,朱元璋的動作輕柔,聲音溫和。

    跟朱標他還會疾言厲色,甚至破口大罵,可面對孫兒,他怎么也嚴厲不起來。

    在老朱的眼里,朱允炆瘦瘦弱弱,肩膀淡薄,這么點的年紀,讓他扛起大明江山,實在是太困難了。

    自己這把老骨頭,必須要撐住,當然了,還要盡量傳授給他治國的辦法,讓他成熟起來。

    “你瞧瞧,這是黃河賑災的方略,下面奏報,黃河決口,請求朝廷撥付糧食賑災,另外呢,地方官吏,又籌措了一批糧食,你覺得可還妥當?”

    朱允炆快速瀏覽,看完之后,欣然點頭。“孫兒覺得非常妥當,地方官吏不但籌措糧食,還給了衣服,藥物,當真是愛民如子,應該升官才是。”

    老朱輕笑,沒有說什么。

    這時候老太監進來了,“皇爺,柳大人送變法的方略來了。”

    “是這小子來了!”

    朱元璋笑道:“讓他進來。”

    朱允炆下意識站起,向柳淳問好,柳淳慌忙搶在前面,“臣見過殿下。”

    朱允炆瞧了瞧柳淳手里的厚厚一摞文稿,驚道:“先生辛苦了,怎么準備這么多?”

    柳淳道:“變法牽連方方面面,一點想不到,都會出亂子,臣也僅僅是未雨綢繆罷了。”

    老朱探手,柳淳急忙遞了上去,朱元璋看著柳淳所寫,然后斜了眼床邊的奏疏,“你瞧瞧吧!”

    柳淳拿過來,仔細翻看,等看完之后,柳淳的臉就沉了下來,十分凝重。

    老朱注意到了,“怎么?你覺得不妥?”

    柳淳道:“陛下,臣以為獻此方略的官吏,當殺!”

    朱允炆正在旁邊伺候,聽到這話,下意識手抖,差點把茶壺掉了。

    老朱哼了一聲,“他說當殺就當殺啊?總要聽聽理由吧!”

    朱允炆忙道:“先生才智高絕,必定有道理,是孫兒無知,請皇祖父責罰!”說完,他低下了頭。

    老朱敲著床板,責備道:“你啊,還是太老實了,你現在是太孫,不是普通的皇孫!你要學你爹的仁厚,可不能學成了懦弱!”

    朱允炆忙點頭稱是。

    朱元璋抬頭看向柳淳,“你小子也別語不驚人死不休,說說道理吧!”

    柳淳不知道他們祖孫已經談過了,早知道就委婉一些了。

    “陛下情況,奏疏上面說向當地大戶借糧……卻沒有寫如何借糧的細節,以臣的判斷,應該是讓百姓用田產抵押!”

    “什么?”

    老朱驚得坐了起來,“你怎么知道的?”

    “啟奏陛下,假如是衙門借貸,應該同時請求朝廷,減免田賦,以此來還債才對。可現在呢,他卻沒有提到減免田賦,這里面一定有文章!”

    老朱眉頭緊皺,“柳淳,那你判斷,為什么不提減免呢?”

    “應該有兩個可以,第一呢,是為了完糧納稅,免得因為交稅不足,影響了吏部的考評,另外嗎……這個臣不好說了!”

    “有什么不好說的!講!”

    “另外就是故意留著田賦,等到明年,田賦加上借貸的利息,一起壓向百姓,逼著他們賣田!順便還能把惡名栽給朝廷!”

    “哦!”

    老朱悚然一驚,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皇糧國稅,地義天經,可就是這樣,老百姓就失去了田地!這可是幾十萬人啊!”

    朱元璋怒吼道:“傳旨,立刻去抓人……”

    “陛下且慢!”

    柳淳道:“這不過是臣的猜測,還沒有證據,陛下還是應該調查才是。對了,臣聽說周王進京了,發生水災的地方,離著周王殿下的封地不遠,他應該清楚。”

    老朱終于點了點頭,“嗯……臭小子,你怎么會猜到的?給朕說說。”

    “陛下,這事不難,臣在長沙期間,就查了土地的歷年變化情況,國初的時候,九成的土地在小農的手里,地主只占了一成出頭,何以在二十年間,達到了三成以上呢?關鍵就在于兩次長沙的大水。臣從中發現,每次水災之后,土地兼并的情況都會驟然加快,兩次水災,大約就有兩成土地,落到了地主手里,加上平時的蠶食,也就順理成章了。”

    “哦!”

    老朱恍然大悟,這個道理真是一點都不復雜,但何以柳淳能清楚說明白,其他人就想不到呢!

    無非就是他把功夫做細了,而且是以數學統計為基礎,數字就擺在那里,明明白白,不容置疑。

    老朱思索了半晌,“趁火打劫,乘人之危。地方官吏和士紳,狼狽為奸,相互勾結,原來如此!”

    朱元璋欣然道:“行,你小子真是用心了,很不粗,正好爪哇國送來了點香料,你拿點回去吧。”

    當著孫子的面,老朱也不好再白占便宜,總算是良心發現了一回。

    可你也賞點值錢的玩意啊!

    香料!

    狗屁!我看是鯨糞還差不多。

    柳淳腹誹著,果不其然,就是一盒子臭烘烘的玩意。老太監還給他說呢,“大人,這是上好的龍涎香,弄出來那叫一個香啊,隔著十步都能聞到,比黃金還值錢了。”

    柳淳斜了他一眼,“什么龍涎?告訴你這東西是一種抹香鯨吃了章魚之后,章魚的嘴巴不能消化,就在腸道里,形成了一個個的,黑乎乎的團子,然后再給嘔吐出來,在海水里飄啊飄的,到了岸邊,偶然被人撿到,就是這玩意了。”

    “啊?”

    老太監目瞪口呆,“這,這么說,是,是那個什么鯨的糞了?”

    “當然還有胃液,腸液,八爪魚的嘴巴,以及吃下去的各種玩意……總之成分還挺豐富的。”

    “別說了,咱家求你了!”

    老太監簡直要吐了,他身上就帶著一瓶龍涎香,是下面人孝敬給他的,他當成了寶貝,都沒舍得用。

    幸好沒用!

    若是真按照柳淳所講,那不等于是把大糞摸到了身上?

    還有啊,宮里的娘娘們,誰得到了龍涎,無不當成寶貝,噴到身上,四處炫耀……對了,還有太醫院的那幫人,據說龍涎還是名貴的藥材呢!

    好像陛下前些日子身體不適,給開的藥里面,就有龍涎!

    要是讓陛下知道,他吃的是什么,還不發飆啊!

    “大人,這東西,真是那個啊?”老太監越想越糾結了。

    柳淳輕笑:“這還不簡單,想辦法驗證就是了。”

    “那該怎么驗證?”

    “很簡單啊,派幾艘船出海,幸運的話,就能抓到抹香鯨,然后開膛破肚,不就真相大白了。”

    老太監思量著,“大人,當下織造局還真有不少海船,負責跟藩國的貿易。可是讓他們出海抓那個什么鯨的,奴婢怕沒有人愿意去啊!”

    鯨魚在很多人眼里是海龍王,獵殺鯨魚,是會惹怒大海的。

    正在糾結的時候,旁邊一個小太監眼睛冒光,聽到出海兩個字,渾身都在顫抖!

    他鼓足了勇氣,“老祖宗,讓奴婢去吧,奴婢什么都不怕!”
微信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彩v2.3.0版本 大亨飞艇计划下载 倍投2期技巧 七星彩论坛_808彩票网 二八杠必赢技巧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后三包胆怎么看走势图 意大利pk10怎么玩能 球棎足球比分007 优彩网网址 万人炸金花本地下载 时时彩哪个软件好用啊 猜大小单双有什么诀窍 抢庄牛牛游戏斗牛牛 时时彩怎么刷返点不亏 北京时时开奖盛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