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二次元締造者 > 《二次元締造者》259章.鞋子的爭論
    武藝問過徐睿,《言葉之庭》的名字到底有什么含義,徐睿笑了笑,解釋道。

    “這個標題里包含了故事的主要元素,首先,男女主角邂逅,相知的場所便是這一處湖畔中的庭院,而兩者之間透過動作和表情表達出的言下之意也是故事的內核,同時,取景地附近的新綠之葉,也在故事里有著側面烘托的作用。”

    劇本會議上,武藝,徐睿,以及程可為等負責前期統籌制作的人正在交流一些對作品的看法,大家各抒己見,形成了類似頭腦風暴的感覺。

    “不過鞋子設計師啊,嗯嗯。”

    程可為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長地說道。

    “男主角和女主角足部的互動看來得好好刻畫,這個一般的新人原畫師可干不了。”

    武藝想了想,也頗有體會。

    “這部動畫題材很新穎啊,男主角和比他大許多的女主角,由于鞋子設計而頻繁需要的足部描寫,師生之間這種距離感的微妙把控,雖然表面上看是一部正經嚴肅的題材,但總是有說不出的【嗶——】氣感。”

    他一眼就看出了徐睿選擇這個題材的用意,也感慨徐睿在動畫制作技術之外的用心。

    武藝在當時,《古典文學社系列》播出的時候,不但每一集都追著看,還買了全套光盤,更是讓自己手下的制作組全員觀看,每周還會針對《古典文學社系列》的更新進行研討會。

    倒不是這部動畫的題材和內容有多戳中武藝的癖好,而是因為這部動畫簡直就是現代動畫演出手法的教科書,每一次觀看,武藝都能有新的體會。

    與異能類動畫重視大場面戰斗作畫表現不同,日常動畫對于細節演出的把控更深入人心,武藝手下的很多原畫師和演出,受到他自己的影響,作畫都是極為華麗,演出大開大合,甚至于制作一些偏日常的劇情時,也用夸張的手法表現來增強動畫效果。

    用徐睿的話來說,戰斗系的作畫是做加法。

    可以加各種特效,各種線條,張數爆炸,只要畫面和諧,那么元素越多越好。

    但《古典文學社系列》里面的表現,則是做減法。

    這部作品整體畫面寫實,所有的動作,表情,都是點到即止,沒有夸張,也沒有很明確的指向,通篇都是言下之意,將畫面的表現隱忍克制到極限,每多一分都要仔細思考。

    這種動畫,與武藝自己執導的幻想類動畫一對比,區別明顯。

    幻想類動畫,觀眾可能一看畫面,就“哇,好厲害啊,這畫面好強,戰斗表現好出色,厲害厲害”之類的,單純的視覺沖擊十分亮眼。

    《古典文學社系列》,觀眾第一眼看著可能就是“還不錯”,整體畫面并沒有那種強大的沖擊力,只是舒適而已,但隨著推敲,就能發現畫面的很多細節之處,越看越有味道。

    這種觀看體驗是觀眾們通過自己的發掘得到的,更有共鳴。

    如果說戰斗大片是肉香四溢的烤肉,那么這類片子就是精致夾心的甜點。

    烤肉要吃,甜點也要吃。

    “對了,提到取景地,應該就是那里吧?”

    武藝看了看手中的策劃書,這里面提到,男女主角邂逅的地方,是位于市區中心的一處湖畔公園中的亭子,而作為在寧江待了很多年的武藝,自然想到了一個地方。

    “對的,就是北湖。”

    北湖是位于寧江市中心的一片湖畔,是華夏最大的皇家園林湖泊,占地五百萬平方米,湖中有數個島嶼,島嶼上種植著大面積的綠化植物,每到春天,島上便是花鳥豐茂,落英繽紛,是寧江人踏青的好去處。

    聽到武藝的話,伊淺淺回憶了一下,之前她和徐睿的確去過好幾次,那里有很多地方可以描繪,更重要的是,徐睿將故事的舞臺大體設定在梅雨季節,那時候的寧江,時常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偶爾也有忽如其來的傾盆大雨,整個北湖籠罩在煙雨迷蒙之中,帶有一種特別的韻味。

    還記得有一次,兩個人忘記帶傘,在北湖的湖心島中找地方避雨,偶然發現了一個小亭子,這里平常沒有游客經過,十分僻靜,現在想來,或許那里就是原型了。

    伊淺淺閉上雙眼,面前就出現了那個小小的亭子,在一片新綠欲滴的樹木之間,在那悠遠綿長的細雨之間,孑然獨立。

    一個學生正低頭在自己的本子上畫些什么,一名年長的女性坐在一旁,手里拿著啤酒,一旁放著巧克力,整個天地之間唯有雨聲回蕩,兩人就這么靜靜坐著,各自干著自己的事情,卻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沉默之中,千言萬語在無聲交流。

    這就是含蓄之美。

    武藝似乎也看到了那樣的畫面,他甚至能夠感受到那寧靜致遠的意境,這在動畫里是很少見的。

    當然,武藝還想到了身為鞋子設計師的男主對于女主赤足的執著,很明顯,這是一個動畫需要著力表現的點。

    于是,他便問道。

    “話說回來,這部作品里,女主角應該穿什么樣的鞋子和襪子呢?”

    “這個問題很重要嗎?”

    一旁動畫組的負責人鄧世新問道。

    “很重要啊,畢竟男主角是鞋子設計師,我覺得應該也會有很多畫面停留在女主的足部吧,既然是老師的話,應該是黑色絲襪和高跟鞋?”

    程可為托腮思考道。

    “不不不,黑色絲襪和高跟鞋的老師只存在于某些電影里吧,正常的不是牛仔褲和運動鞋嗎?”

    鄧世新立刻反駁道。

    “我覺得,看不見的短襪和女士高跟鞋的搭配似乎更好,若隱若現的腳趾難道不是引人遐想嗎?”

    武藝頓時來了興趣,興致勃勃地討論著。

    “等等,既然男主一開始沒有認出對方是老師,那是不是表示女主看起來年紀也不是很大,為什么不試試白色絲襪和洋裝的打扮?”

    “那感覺也太夸張了,即便是老師,也不會穿這種衣服去上課的吧?”

    “話說既然是梅雨季節的故事,你們為什么沒有想到涼鞋,比起遮遮掩掩的模樣,我覺得將足部完全展現出來的涼鞋才更符合作品的主題啊!”

    “涼鞋完全是邪道,這種將鞋子變成了陪襯,轉而靠著裸足本身的魅力的道具,純度一點都不夠。”

    看著大家逐漸偏離主題,轉向各自癖好的討論,徐睿無奈地聳肩。

    而身邊,伊淺淺意味深長地看了徐睿一眼,悄悄湊了過來,在徐睿耳邊輕聲低語道。

    “那么,你喜歡什么樣的呢?”
微信棋牌平台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期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 北京pk10开奖直播删除 晚秋精准胆码 全年出码规律永久不变 北京时时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查询 京东在哪领优惠券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晚 快乐赛计划软件 白小姐开奖现场直播中心 赛车pk10投注技巧 好游快爆 中彩网3d试机号走势图 广东时时11选5结果走势图 布衣彩吧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