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的老師是學霸 > 《我的老師是學霸》第二百九十三章 研讀班
    第二百九十三章

    顧律沒有猶豫的加入明年的高考出題組。

    見顧律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吳院士感覺似乎自己剛才似乎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試題難度不要一下子躍進太大,要循序漸進。”吳院士告誡了顧律一句。

    顧律一口應下,“我明白!”

    那可是高考命題啊!

    自己一定會盡其所能的。

    不知道顧律究竟有沒有聽進去自己話的吳院士無奈的苦笑一下。

    會議室內,大佬們的茶話會還在繼續。

    討論完‘數學界究竟路在何方’這個沉重的話題后,幾位大佬們開始聊些輕松愉悅的話題。

    …………

    戈恩斯主席扭頭對旁邊的一位數學家開口問道,“巴迪所長,那個討論班籌備的怎么樣了?”

    戈恩斯問話的那位數學家是現任克雷數學研究所的所長。

    沒錯,就是那個公布千禧年七大難題,并每個難題懸賞一百萬美金的克雷數學研究所。

    在世界范圍內的所有數學研究所中,克雷數學研究所的地位是相當超然的。

    其在米國本土的影響力,甚至可以和國際數學聯盟持平。

    而最近,克雷數學研究所正在籌備一項大動作。

    ABC猜想,一直是數論領域懸而未決的問題。

    之前就說過,數論領域的幾千個猜想可以分為數個梯隊。

    ABC猜想,就位于第二梯隊的位置。

    并且還排在剛剛被顧律證明的等差素數猜想前面,和孿生素數猜想的地位并列。

    但和孿生素數猜想所不同的是。

    在ABC猜想領域,是存在一份疑似正確的證明過程的。

    那是在2012年,島國數學家望井新一,在個人博客上公開發表的一篇長達512頁的論文。

    為什么說是疑似正確呢?

    因為望井新一那篇長達512頁的論文實在是太過于晦澀難懂了。

    在那篇論文中,望井新一在遠阿貝爾幾何的基礎上,提出了‘宇宙際Teichmüller理論’這套全新的理論。

    在‘宇宙際Teichmüller理論’這個全新的理論中,望井新一定義了許多新的名詞,以及全新的推理脈絡和理論結構。

    這就使得數學家門對于這套全新的理論完全束手無策。

    望井新一建立了一套全新的數學方法,使用了一些全新的數學“對象”。

    但這套理論實在是太過于晦澀難懂。

    在當世,可以說除了望井新一本人外,只有不足個位數的人,可以理解望井新一的這套理論。

    因此,望井新一那篇基于全新理論之上證明ABC猜想的論文,自然沒人可以讀懂。

    沒人讀懂,那就無所謂對錯。

    這件事便一直懸而未決,沒有定論。

    但對于這個結果,無論是望井新一本人,還是國際數學聯盟這邊,都不是很滿意。

    因此,在雙方的意愿下,由克雷數學研究所促成了這次的合作。

    克雷數學研究所會成立一個討論班,命名為<a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

    而國際數學聯盟會負責邀請一批數論和代數幾何領域的優秀數學家,加入討論班,研讀學習這個全新的理論。

    望井新一,就擔任這個研讀班的講師。

    其實,在克雷數學研究所提出這個提議后,望井新一并不是太情愿。

    但一想到,這或許是一個讓宇宙際Teichmüller理論被數學界承認的機會,望井新一便痛快答應了。

    證明ABC猜想,只是望井新一的第一步目標。

    望井新一還有一個更大的野心。

    一旦宇宙際Teichmüller理論被數學界承認,那么望月新一便可以創立一個全新的數學分支。

    而這個新的數學分支,則可以將代數幾何與數論徹底統一起來。

    這可是足以被載入史冊,名垂青史的大功績!

    目前,這位一直待在島國東京大學閉門造車的望井新一教授,已經開始準備出山事宜。

    國際數學聯盟這邊,研讀班的學員已經挑選的差不多。

    研讀班成員,一共有將近二十號人。

    皆是在代數幾何和數論領域二十歲到三十歲很有天賦的年輕人。

    比如說在前幾天代數幾何會場表現亮眼的徐琛陽,就被選入這個二十人名單內。

    當然,在一開始,顧律是被列入考慮對象之內的。

    但隨著后續這幾天顧律的驚艷表現,國際數學聯盟這邊便沒有任何想法。

    廢話!

    望井新一那個研讀班,需要從無到有學習那套全新理論。

    學習周期的話,起碼是半年起步。

    而半年時間,按照如今顧律這段時間的表現,可以為數學界創造多大的價值!

    國際數學聯盟可不舍得顧律這塊寶貝,浪費在‘宇宙際Teichmüller理論’那個大坑里。

    …………

    戈恩斯教授和克雷數學研究所所長說的就是這件事。

    克雷研究所所長開口,“籌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了,望井新一那邊答應的很痛快。估計這屆大會結束后,在十月初吧,研讀班就可以正式開班了。”

    戈恩斯主席點點頭,猛地一拊掌,“有什么需要盡管和我說。這一次,一定要有一個結果!無論這個結果是好是壞!”

    戈恩斯主席這次真的是下足了決心。

    無論付出多大的人力物力,一定要把ABC猜想這個懸而未決六年之久的問題搞定!

    戈恩斯主席扭頭笑呵呵的對顧律開口說道,“這個研討班我們打算是邀請顧教授的,不過這個研讀周期恐怕有些長,就不浪費顧教授的時間了。”

    “其實,對于ABC猜想,我還是蠻有興趣的。”顧律回答道。

    當然,這句話只是一句客套話。

    要是真讓顧律加入那個什么研讀班,學習望井新一的那套理論長達半年之久,顧律是萬萬受不了的。

    “要顧教授真的感興趣的話,空閑的時候可以隨時過去旁聽。我想,望井新一知道顧教授學習他的那套理論,一定會十分高興的。”戈恩斯主席接著笑呵呵開口。

    “哦,對了,康斯坦丁偶爾也會過去聽聽的,你們都是年輕人,想必共同語言會比較多,到時候多交流。”說著,戈恩斯主席瞅了一眼康斯坦丁。

    顧律視線和康斯坦丁對視一眼。

    康斯坦丁輕輕冷哼一下。

    顧律淡淡一笑,“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過去聽聽的。”

    …………

    PS:后面一段時間,更新時間推遲到九點
微信棋牌平台
内蒙古快三开奖 秒速赛计划数据 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 江西快3开奖查询 内蒙古时时综合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50 湖南福利彩票动物总动员群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二十一点要牌策略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详情 一肖中特一期计划 亚游娱乐场 幸运飞艇开奖官网直播 福利彩票模拟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