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成神從原始部落開始 > 《成神從原始部落開始》第108章 霸下的祝福(第二更求票)
    炘迷路了,之前追殺的太爽讓她失去了方向。

    想要重新找回方向,只能等明天太陽升起,最先亮起來的方向,就是東方。

    這個方法不光大陸上好用,在東海上也好用。

    火神說過,大地是圓的,走來走去,總能走回原地。

    她也不急于一時,便找個地方停下來,躺在地上休息。

    一路奔波本就累了,剛剛吃了東西就發生了戰斗,又一路追擊到天黑,身體困乏的嚴重。

    當她慢慢睡下的時候,她的身體下,人魚應正漂浮在那里,看著她的側臉,眼中滿是仰慕。

    她調整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身影與炘重合,就像是兩個人躺在一起。

    “嚶嚶~~”

    旁邊的人魚戰士與之對話,卻被人魚應憤怒的斥責,隨后他們幾個拿著炘的行李和武器,躲的遠遠的,獨留人魚應躺在炘的身影下。

    這一夜炘睡的很好,痛快的殺敵發泄了心中的抑郁,讓她一覺睡到天亮。

    當她睜開眼的時候,恍惚看到冰面下有一張臉正看著自己,正疑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冰面中就傳來“咚咚咚”的聲響。

    她仔細觀看,發現是幾個人魚部落的戰士,正用骨制三戟叉瘋狂的在下面鑿冰。

    她看那幾個人有些眼熟,想起是跟著人魚應的那幾個戰士。

    “咚咚咚。”

    炘用力的對著冰面踩踏,幾下就讓冰面出現一個深坑。

    退讓開,不多時地下的人魚戰士就徹底打通了冰面,人魚應最先從冰面中一躍而出。

    “你好厲害啊。”

    人魚應出來,就瞪著閃爍星光的雙眼望著炘說道。

    “你們怎么找到我的?”

    炘沒有理會她的夸獎,這種夸獎她在火部落聯盟內聽得多了。

    詢問人魚怎么找到自己的,這是她昨天就有的疑惑。

    昨日追殺初期,她基本都是以人魚為坐標,哪里有嚶嚶聲,有交戰聲,哪里就有血影部落戰士。

    “通過人魚之歌。”

    人魚應回答著,伸手指向尾巴下的堅冰:“人魚遍布在堅冰下,哪里發現了敵人,哪里的人魚就唱起人魚之歌,這樣一來就能準確的找到敵人了。”

    “人魚之歌?我昨天怎么沒聽到?”

    炘疑惑的問道。

    “人魚之歌只有人魚才能聽到,人類聽不到的,這是我們用來示警的,最初創立人魚之歌,好像就是為了防范你們人類的獵捕。”

    人魚應說道。

    炘微微尷尬,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原因在里面,但她看向人魚應,卻沒從她眼中看出仇恨。

    “你不仇恨人類?”

    炘疑惑的問道。

    “這是很久遠之前的事情了,我也是聽迎婆婆講的,所以并無太多仇恨,只是覺得那個時候的人類很可惡。”

    人魚應說道。

    炘點點頭,她不知道迎婆婆是誰,也沒有興趣,甚至這個名字對她來說也只是一個發音,跟應沒有什么區別。

    “嘭。”

    冰窟窿中炘的行李被扔了上來,隨后是她的武器,最后幾個人魚戰士也竄了上來。

    “嚶嚶~~”

    “嚶嚶~~”

    幾個人魚戰士對她說了一些什么,但炘完全聽不明白。

    “他們在夸獎你,說你很厲害,我們昨天都看到了你的戰斗。”

    人魚應翻譯道。

    炘點點頭,上前看了看自己的行李,里面的黃粟都被泡濕了。

    這樣的天氣想曬干是不可能的,以后再吃黃粟,只能吃冰黃粟了。

    “你們跟他們有多大仇?布置那么多人魚在冰層下面追擊他們。”

    炘一邊擰干自己的行李,一邊問道。

    “有仇的是海人魚部落,那些人魚在冰層下也不只是為了幫海人魚部落,而是海底深處的家園中充滿了兇獸,我們不得不離開家園,來到冰層下面躲避。”

    人魚應的眼中透露出一些悲傷,可以想象他們思家之苦。

    與海中相比,大陸上反而更安全一些,每個部落都有自己的幸運和不幸,這并沒有什么區別。

    炘給她一個無奈的假笑,并沒有說什么安慰的話。

    悲傷不是可以被安慰的,思念也一樣。

    “你還要繼續追下去么?”

    人魚應沉默了一下又問道。

    “會的,直到殺死全部影部落戰士,或者有一個不讓我追擊下去的理由。”

    炘重新把包裹收拾起來,又起身撿起自己的武器,一一把它們恢復到紅銅短劍的模樣插在腰間。

    做完這一切,她立刻收回所有圖騰力量,只以身體的力量抵抗風雪。

    感受了一下身體中的圖騰力量,只有平時的三分之一左右,這里距離火部落聯盟太遠了,想要通過祈禱獲得力量已經變得不可能。

    而靠著身體緩慢的恢復力量,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復,她必須節省。

    “那你跟我一起好不好,發現了敵人,我們一起過去,不然你在風雪中尋找,太困難了。”

    人魚應說道。

    炘一愣,望向人魚應,又看了看她的尾巴,道:“你在冰上的速度太慢了,我又下不了水,你在水下跟著我么?”

    人魚應搖搖頭,道:“只要得到我的祝福,你就能獲得在水下生活的能力,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再得到一次祝福,否則就不能繼續水下生活。”

    炘的眼睛一亮,這不失為一個方法,她自己本身也會游泳,但想了想,她還是搖頭拒絕了。

    “我游泳的速度太慢。”

    “得到我的祝福,只要你使用圖騰之力,就可以在水中擁有跟我一樣的尾巴,到時候速度就不慢了。”

    人魚應再次說道,這給炘一種她很想給予自己祝福的感覺。

    “我的圖騰力量不多了,還要留著戰斗。”

    炘的目光向西方望去,那是火部落的方向,也是她力量的源泉。

    人魚應有些失望的沉默著,突然炘開口問道:“你是貝殼人魚部落巫?”

    “是的。”

    人魚應答道。

    “那我能信仰你們貝殼人魚圖騰么?我不是真的信仰,只是為了獲得力量。”

    炘加了一句,怕引起誤會。

    “這樣你的圖騰不會生氣么?”

    人魚應驚訝的問道。

    炘想了一下,覺得火神不會生氣,因為她小時候好奇,把火部落聯盟的圖騰幾乎都信仰過一遍,火神也不是很在意。

    而且火神還經常鼓勵火部落族人,去自己喜歡的部落。

    喜歡音樂的去音部落,喜歡預言未來的去星辰部落,喜歡制陶的去陶部落,很多族人在他的鼓勵下改變了信仰,他也從不生氣。

    “不會,他倒是經常鼓勵我們這么做。”

    炘笑了,笑的很開心。

    可能是昨天的發泄讓她的心結化解開一些,又因為想到了小時候和火神,她才會笑靨如花。

    人魚應被她的一笑驚艷到,目光都透著溫柔的光芒,雙手托著下巴望著炘。

    “可以么?”

    炘不知道人魚應怎么了,她的這個狀態有點像少女懷春,可自己也是女人啊。

    “可以。”

    人魚應毫不猶豫的回答,又問道:“現在么?”

    “不,我還有一些力量,我想等徹底用完這些力量。”

    炘說道。

    如果可能,她更希望自己擁有的是陰陽圖騰力量,而不是貝殼人魚部落的力量,但這種情況下,可做的選擇不多。

    “那么,先讓我給你祝福吧。”

    人魚應說道。

    炘點點頭,靜靜的等待人魚應給她祝福。

    人魚應得到炘的回答,高興的蹦蹦跳跳的來到炘的身邊,伸手就要捧起炘的臉。

    “你做什么?”

    炘皺著眉,伸手擋住人魚應問道。

    “給你祝福,必須這樣啊。”

    人魚應無辜的說道。

    炘審視的看了她一會而,從神色中看不出撒謊的味道,只是有點兒期盼。

    “來吧。”

    炘皺著眉說道。

    人魚應立刻雙手捧起炘的臉,慢慢閉上眼睛,把嘴巴向著炘的嘴巴印過來。

    如果這是男人,炘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甚至可能把眼前這個人腦袋打碎。

    在火神的影響下,火部落聯盟非常在乎男女之防,對那些投奔進來的部落和野人,第一個要求也是這方面的。

    火神好像非常受不了族人四處進行生殖崇拜,不知道什么原因。

    炘瞪著眼睛看著人魚應慢慢把嘴巴湊上來,印在自己的嘴巴上,隨后嘴唇有一個濕漉漉的東西想著她的嘴里鉆進來。

    她最開始以為是舌頭,憤怒的想要推開人魚應,但人魚應睜開眼睛,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不是舌頭,她才張開嘴。

    如同一條冰冷的小魚從人魚應的口中滑入她的口中,隨后那小魚順著她的喉嚨進入她的身體。

    肚子中有一種冰涼的感覺,炘慢慢的嘗試使用圖騰之力覆蓋身體,下半身確實出現了變化,幻化成一條魚的模樣。

    但那條魚剛剛形成,炘的圖騰之力就暴躁起來,隨后魚身被撐破,霸下的虛影慢慢顯露出來。

    “鞥~~”

    一聲兇戾的吼叫遠遠傳蕩開,人魚應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們身后的人魚戰士也警惕的拿起三戟叉。

    炘并沒有發動進攻,只是疑惑的看了一下自己周身的力量,這是圖騰靈體,類似凓的圖騰靈體。

    “你……你已經有了祝福,這是誰的祝福?”

    人魚應望著炘身上的虛影,感受著那強大的力量,疑惑的問道。

    “霸下。”

    炘感受了一下身體上的力量,笑著說道。

    霸下,那是她小時候的玩伴,自己小的時候,最喜歡拿他的尾巴蕩秋千了,不知道因此被父親批評了多少次,可每次火神都會幫她。

    那是她的童年記憶,也是最珍貴的記憶。
微信棋牌平台
pk到底怎么看规律 2002香港马开奖记录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奖金 印度pk10开奖结果 微信牛牛 快乐时时走势图号码 欢乐生肖时时彩计划 大红鹰心水论论坛 重庆时时彩下载版 扑克升级单机版下载 白小姐免费开奖历史记录 快三通用版破解器下载 极速时时开奖大小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超长版 江西时时倒闭 抓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