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真不是學神 > 《我真不是學神》第1120章 求天帝開恩!
    面對已經徹底打出威勢的丁文啟、許橋溪等眾多人族強者的請戰聲,蘇恒啞然失笑,擺手示意眾人冷靜,他才笑道,“先別急著下一步,先讓大部分傷者療養好再說。”

    這一戰,重傷的人族五六十位,輕傷中傷者上百,若不是蘇恒一次次驚走了五大神王的掠殺,估計死者也要有兩位數。

    繼續和源族戰下去,蘇恒當然不怕,但源族收縮回了京城,如何進行下一步也要詳細思量一番。

    等把數百身影都收入無雙圖這天地靈寶,蘇恒孤身懸立虛空時,才考慮自己要不要把新瀧府里那一座中品傳承神碑使用掉。

    “以前是覺得自己靠搏殺、以戰養戰提升實力比傳承神碑更有效率的多,沒必要使用傳承神碑浪費壽元,可現在……一戰就能增長400多年壽元。”

    一戰新增400多歲,總壽元大限3600多年,而蘇恒本身才100歲出頭,不用延壽丹藥,他都比其他人類湮滅境多出了300多歲。

    這情況下,若下一戰繼續使用黃泉生死印寶術去獵殺對手,那他的壽元還會繼續增長,還有必要在意傳承神碑里的一點點壽元么?

    新的問題是,現在用傳承神碑提升,能提升的功法也不多了,他大部分秘法武技基礎等級都到了15級甚至16級層次,已經是神碑提升不起來的層次。

    炮灰術法倒是好幾種,不過炮灰性質的有必要用中品傳承神碑去浪費么?

    “之前幾次用九轉天碑逆轉,天意指、八極戰體都成了炮灰術法,不過也可以隨時逆轉回去,還有新指定的天公圣言術,也可以試試。”

    思索到最后,蘇恒還是打算試一試。

    剛增長400多年壽元,他就是把那一座中品傳承神碑里所有無名神光都消耗干凈,估計也用不了一二百年。

    現在他完全可以不在意這類消耗。

    等蘇恒剛想遁入新瀧府,又微微一怔看向西南方二百萬里外,那里正有幾道身影在極度飛遁,正是冰溟族溟鯀、溟濤、溟季等幾個星主。

    這幾個星主飛遁方向有些散亂,就像是漫無目的游蕩,更在游蕩中開口呼喊著蘇恒的名字。

    “溟濤覲見蘇天帝,不知道天帝在不在?”

    “恭喜天帝大勝,大敗源族!”

    …………

    感知到這一刻時,蘇恒都有些想笑,那幾個家伙還在他西南方二百萬里邊緣處,就飛來飛去對著虛空呼喊這樣的話語??

    說到這里也有一件事不得不提,蘇恒和源族開戰之地,在冰溟族新修建的大本營,數萬里外,不過當時的冰溟族大本營,被摧毀后才剛剛重建了一天,只修建出了一批傳送陣和普通建筑物,所以留在大本營強者數量并不多。

    冰溟族上億的人口,絕大部分族人還是在五京、或者和他們關系交好的靈峰族、午生族、京海族大本營居住,在那一帶的只有一批批陣法師和零星的武道星主。

    人族和源族剛剛開戰的時候,那群星主就見機不對慌亂逃離了,不要小看他們的逃生能力,這在之前兩年,為了躲避刀翼族侵襲,人家是演練三位數次數如何逃生的,有著豐富無比的逃生經驗。

    開戰最初,也沒有誰刻意去波及冰溟族大本營。

    下一刻,蘇恒才一步二百萬里,在溟濤幾個星主面前現身。

    “拜見天帝,恭喜人族大勝!!”

    原本是對虛空呼喊的溟濤、溟鯀等,立刻驚喜的停下身子在空中參拜,各個激動的面紅耳赤,看起來人族獲勝,就好像是他們勝利了似的。

    蘇恒啞然,“你們就這樣光明正大在荒野中這樣子呼喊,不怕被源族聽到,殺了你們?”

    隕星大陸,若認真計算一下大陸面積,從南到北長五百多萬里,從西到東寬也有三百多萬里。

    蘇恒若是位于大陸最中心的寶京城,一個感知灑出來幾乎籠罩大陸八成以上面積。

    更何況大陸還有東南西北四京?現在這片荒野,距離西京城只有三四十萬里,距離寶京城一百多萬里罷了。

    像溟濤等星主這樣,在荒野中光明正大向他、向人族道喜恭賀。

    此刻在寶京城里的幾位神王,只要愿意把感知灑出來,超大概率能聽得一清二楚。還有,這幾個家伙跑是跑的挺快,靠傳送陣橫跨幾百萬里逃遁向靈峰族、京海族等大本營。

    但他們在那些大本營里,是如何這么快得知戰果的?源族也是剛收縮回寶京城,人族剛剛清點了表面戰果和損傷而已。

    溟鯀直接在虛空下跪,“覲見天帝,我等在靈峰族大本營,突然接到了源族的召集令,命我等所有不在五京的天生強族,舉族遷入五京。”

    溟季也跪了下來,一臉激動向往的開口,“求天帝開恩,允許我等各族舉族投靠天帝,以后我各族愿為天帝麾下爪牙,只求逃離隕星大陸。”

    這幾個能這么快得知戰果,以他們區區星主境實力,當然不是靠肉眼見證的,之前那種橫貫大陸的恐怖戰火,他們敢出大本營,擦著即傷挨著即死。

    就是這些天生強族的大本營陣法禁制群,全力運轉防御中,若被頂尖的湮滅境,元始境廝殺波動波及,也有大概率被摧毀。

    一直戰戰兢兢坐立不安的等待,等待中突然得到了來自寶京城的召集令?

    只要不傻,就明白這意味著什么,什么樣的情況下,寶京神王才會發出這樣的御令?

    各天生強族舉族遷移進入五京啊,這只能說是人族大勝,源族大敗,源族都不敢輕易出京城了,生怕他們天生強族投靠人族遠離隕星。

    溟鯀、溟濤等立刻沸騰了,直接就殺出大本營在荒野中呼喊蘇天帝了。

    就算這呼喊,極大可能被寶京神王聽到也無所謂了,大不了被寶京神王先聽到,走出來一念斬殺他們這些星主,反正見了人族統治體系后,他們是做夢都想投靠投奔,寧死也不想繼續被源族盤剝奴役了。

    這樣的呼喊若先被人族聽到,那意義就不一樣了,意味著有概率被人族收編,逃離這個罪惡大陸。

    哪怕之前一天里,他們屢屢表示想投靠,卻沒得到回應,可關鍵時刻你不拼一把,還怎么奢望去逆天改命?

    想要逆天改命,就要有決心冒風險,富貴險中求!
微信棋牌平台
北京pk最快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走势图 河北时时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今天大透乐??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结果 时时5星一期在线计划 白小姐内部料 河南泳坛夺金最近500期 江苏时时票开奖结果 d排列3走势图 3走势图哦1000期 香港马会最佒开奖结果 江西怏三基本走势图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开奖结果。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