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盛世太子李承乾 > 《盛世太子李承乾》第三百一十三章 各方反撲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的飛快。

    李承乾和李世績兩人一商量就是一個上午。

    李世績既然被李承乾的計劃所折服愿意派兵前往,那他就要想一個萬無一失的計策。

    李世民曾評價李世績用兵不會大敗也不會大勝,就是說他用兵謹慎步步為營。

    “太子殿下,臣以為應當派薛仁貴將軍做為副將帶領五千騎兵前往。”

    李世績建議李承乾派薛仁貴做為副將往漠北,這里面還有一層試探的意思。

    薛仁貴現在大唐公認的第一勇將,原來的薛萬徹都只能往后排。

    在李世民等人眼里如果李承乾要謀反必然讓薛仁貴沖鋒陷陣,而薛仁貴的神箭也是防不勝防。

    這些天李世民一面派人盯著薛仁貴,一面命薛萬徹席君買等猛將嚴密防范。

    所以當李承乾聽到李世績要把薛仁貴從他身邊調走也起了疑心,靜靜看著李世績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李世績心思通透自然知道李承乾起了疑心連忙道“太子殿下,臣還會請陛下也派出席君買將軍前去。”

    “哦?不過是一些老弱婦孺,值得我大唐三位勇將同時出征?”李承乾越發不解地問道。

    李世績聞言沉吟道:“漠北現在雖然只是一些老弱婦孺可是想要撿便宜的人可是不少呢,比如活動在陰山以北的突厥賀魯部、燕山以北的契丹等部。

    他們若是知道了消息未必不生出趁火打劫的心思,我大唐費力滅了薛延陀豈能便宜了他們?”

    李承乾聞言想一下點點頭道:“也好,只是辛苦仁貴了。”

    “太子殿下該去城南較場了。”劉葵在李承乾耳邊低聲道。

    李承乾抬頭看一眼太陽發現太陽已經快轉到正中間了,便起身道:“孤王要去一趟城南校場,二位將軍隨孤王一同前去。”

    李世績和契苾何力聞言連忙起身推辭道:“臣等還要去見陛下請旨派席君買前去漠北,就不陪太子殿下了。”

    李承乾聞言點點頭,現在這個時候讓李世績跟他一起去校場確實容易讓人多想,也就不勉強他們。

    看著兩人離開,李承乾來不及更換戎裝,便出坐上一輛四望車出門,一路上由王方翼和程務挺保護著。

    這次殺降是根據李承乾的要求,按優先等級順序挑選的。

    第一等要挑出來的是各部族原來的統治階層,這些人在草原燒殺搶掠,用現代人的標準就是土匪,不殺可能還會將土匪習性傳承下去。

    第二等是各部族統治階層的親屬、親衛,這兩種人都是統治階層的爪牙,在什么時候殺了都大快人心。

    第三等是各部族里的土霸王,不屬于前面兩種人卻能憑借自己強橫的武力欺壓良善,是以后到了礦上最有可能聚眾鬧事的人。

    要說這個時候的草原人也確實奇怪,劉仁軌從二十多萬里面挑出一萬多人要殺掉,其他人竟然都見怪不怪地看著,可以說是麻木到了極點。

    這當然是因為在漠北草原上各部之間相互劫掠、仇殺、吞筮,每一次戰斗都要殺死很多人有關系。

    有時候在草原上一部族打敗了另一個部族甚至把高過輪的孩子都殺了。大唐只殺挑選這三類人殺死,其他人還可以去挖礦,可以說已經極度是慈悲了。

    那些沒有被挑出來的降卒,簡直要向長生天祈禱保佑李承乾長命百歲了。

    但是李承乾清楚地知道這種感恩只是一時的,如果讓他們長期為奴為婢,只要有機會還是會像突厥那樣反抗的。

    漠北各部的降卒不反對李承乾殺人可不代表別人也不反對,這不玄奘就帶領著一群和尚就盤膝坐在門口,擋著李承乾進校場的路。

    和尚后頭還站著一圈大唐的文官,遠處還有黨項各部的首領在觀望。

    玄奘自從來漠北,一直勤勤懇懇地在北方傳教,他的皮膚越來越粗糙人越來越瘦。但是佛門卻迅速在河套地區傳播開了,很多黨項羌部落都爭相供佛像。

    李承乾一看效果不錯決定再弄些和尚來北方,為了向玄奘示好就把今天這場渡化上兇靈的功德送給玄奘和的小伙伴們,助他們早日成就仗六金身。

    誰知玄奘肉體凡胎根本看不出李承乾的一片好意,竟然受人盅惑妄想阻止李承乾殺人,建造他的七萬級浮屠!

    李承乾知道這今天這個場面,是各方一次反撲的試探,如果不能強硬地打回去,以后反撲將會更激烈。

    “玄奘,孤王所行乃是軍國大事,非你們這些方外之人該參預的。”李承乾站在玄奘面前淡淡道。

    玄奘聞言不為所動平靜地看著李承乾,聲音里充滿無奈與悲痛道:“太子殿下貧僧雖然是方外之人,但也知道這些人對大唐還是有些用處的。太子殿下如果擔心他們再次做亂大可以將他們送去劍州伐木,何必非要趕盡殺絕呢?”

    李承乾看著面前這個黑瘦和尚,想著歷史上李世民曾多次請玄奘還俗做官,以前覺得李世民只是貪新奇。

    沒想到這個玄奘除毅力驚人外,看人本事也挺準的,居然知道用這些人的可利用價值來勸李承乾。

    李承乾原來也打算放這些一馬,流放到南方去多少也能做些事情,可是后來一想把這些放了,拿什么震懾這里的人心呢?

    總不能依照儒家的說法“修文德”吧?

    李承乾看著玄奘正要說話,卻見劉仁軌匆匆從校場里走出來。

    劉仁軌離得老遠就朝李承乾躬身道:“太子殿下時辰到了,請您進校場!”

    坐在地上的玄奘聞言霍然起身張開雙臂就要去攔李承乾,只是他一動就被東宮的護衛攔架開了。

    被護衛抓住玄奘依然不罷休,徒自大聲喊道:“太子殿下多造殺孽是要遭報應的……”

    原本站面玄奘身后文官也擠到前面,一齊大聲道:“請太子殿下勿行暴虐之政。”

    “噌噌噌……”一連串的金屬磨擦聲響起,陽光照耀在長刀上反射的亮光亂閃。

    王方翼程務挺等李承乾身邊的護衛舉著手里長警惕地看著四周。
微信棋牌平台
76期平特一肖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快乐10走势图 天津快10专家下载 赛车pk10走势图规律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河北快三20190621033期开奖结果 金价今日价格 天下彩票水果奶奶免费資料 时时如何杀跨度 白小姐论坛单双④肖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记录网 山西快乐 快乐十分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