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14章 他終究還是來了
    “靠墻走,離欄桿遠點,小心掉下去。”顏隊找到了104號房,進入其中。

    這房間和其他房屋最大的不同在于,屋內擺放著各種破舊的家具,斑駁的墻壁上還有很多小孩子的涂鴉。

    “感覺就像是有一家三口在這里生活過。”陳歌跟在顏隊后面,他擁有陰瞳,也不需要手電筒,自顧自的在屋內轉了起來:“這是什么?”

    少了條腿的木桌旁邊扔著許多干癟的蘋果,木桌下面也能看到被啃咬過的蘋果。

    “住在這里的人應該很愛吃蘋果。”陳歌墊著紙撿起一個看了看,腐爛變質,表面長著霉菌,看到這個蘋果,他忽然想起了自己曾在地下尸庫里見過的蘋果:“對于尸體來說,蘋果似乎有特別的意義,等有時間了可以詢問一下那幾位醫生。”

    “你們看這!”一直存在感很弱的田磊突然開口,他把手電筒的燈光照到客廳左側的墻壁上。

    開裂的墻皮上畫著一幅略有些奇怪的畫,兩個大人和一個女孩湊在一起說話,在不遠處有一個小男孩在畫畫。

    “這兩個大人應該是孩子的父母,女孩是她們的女兒,在墻壁上畫畫的是男孩。”李政嘗試著分析:“原來是個四口之家。”

    “我們之前詢問賈明時,他不是說因為黃玲的身體原因,他們沒有要孩子嗎?”田磊雙眉輕挑:“難道這個人找了小三?還是說他對我們說謊了?”

    “他肯定對我們說謊了,不過在孩子這一點上他應該沒有欺騙我們。”顏隊從廚房走了出來:“房子還沒完全建好,住在這里的不是賈明、黃玲夫婦,畫畫的孩子可能也跟他們沒有關系。”

    “是流浪兒童嗎?”李政站在窗戶旁邊朝外面看了一眼:“可他們為什么偏偏要住這個房間?大樓沒有電梯,住在底層不是更省事嗎?”

    “答案估計就隱藏在這個房間里。”陳歌仰頭看著天花板,目光久久無法移開。

    其他三名警察見他這個樣子,也看向頭頂。

    在104房間天花板上,有人用鋒利的石頭刻畫出了四張人臉。

    四張臉分別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中間畫著一個小女孩,四張臉咬住了小女孩的四肢。

    “這畫是想要表達什么?不像是孩子能畫出來的。”

    兩個大人的臉上寫著姜龍、張初語,兩個孩子臉上寫著姜白、姜小虎。

    “姜龍?這不是那個跳樓投資商的名字?怎么被人寫到這里來了?”

    “這好像是他一家四口的名字。”田磊想了一會:“估計是業主們把心里的怨恨發泄到了姜龍身上,畢竟他是開發商。”

    “業主就算再喪失理智,應該也不會把怨恨發泄到一個死人身上,再說畫里的內容是姜龍咬住了別人。”顏隊看著頭頂的畫:“字體稚嫩,像是小孩寫的,不過小孩肯定夠不著天花板,這屋里也沒有一個能踩的地方。”

    三名警察思考著各種可能,陳歌卻在這時候獨自進入了臥室,他必須要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在場幾人里只有他知道賈明已經被姜龍附身,這屋內出現姜龍一家四口的名字,更加肯定了陳歌的猜測,姜龍占據賈明的身體,很可能就是為了這個104號房間。

    “這房間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嗎?”

    陳歌找了半天也沒有什么發現,他直起身看向窗外,站在這個位置能朦朦朧朧看到遠處那一大片黑漆漆的建筑。

    “荔灣鎮?”

    黑夜當中的荔灣鎮沒有一盞燈,就好像是一片死城。

    “我還是想不明白,姜龍到底要做什么,如果不是顏隊非要過來,這會我估計已經控制住姜龍了。”

    陳歌朝著旁邊的幾棟建筑看了一眼,他看著看著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四棟大樓分立東南西北,全都是十九層,第十層正好在中間,而且每層四個房間,104號房正好是在最西邊的位置。

    “四棟大樓的布局和那四張臉的位置很像,姜龍那張臉也正好在最西邊,和一號樓位置吻合。”陳歌又出去看了一眼那幅畫:“他們為什么會咬住那個女孩?如果說每張臉對應一座大樓……”

    陳歌自己想不明白,他下意識來到104房間最西邊。

    挪開地上的垃圾后,陳歌發現這里地面顏色不太一樣,他在屋內找到一些重物對著那塊區域掄砸,在警察不理解的目光中砸裂了表皮那薄薄一層水泥。

    “果然是空的。”陳歌把手伸入其中,感覺好像觸碰到了什么東西,不算軟,但也不是太硬,他將那東西完全抓出。

    在他手臂抬起的那一刻,屋子里所有警察,包括他自己都呆住了。

    影子滌蕩變成了一個女人的形狀,但此時此刻陳歌毫無察覺,他看著那條被自己抓出來的纖細蒼白、包裹著保鮮膜的手臂,很艱難的扭過頭,看向那幾位警察。

    說實話,他也沒想到這里面藏著的會是一條手臂。

    “不要亂動!慢慢放下!”顏隊第一個開口,他舉著手電慢慢靠近,將那條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手臂拿了起來,只是簡單掃了幾眼,顏隊就好像已經確定了什么:“田磊,讓你的人二十分鐘之內給我趕到!李政,通知刑偵一組值班人員,立刻來東郊明陽小區!準備接手分尸案!”

    “是!”

    下完命令,顏隊神色稍微緩和了一點,他問李政要了一根煙遞給陳歌:“嚇壞了吧?去外面抽根煙冷靜下。”

    “不用了。”陳歌沒有去接那根煙,他臉色很差:“顏隊,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剛來明陽小區時,我曾問過田隊長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為什么1號樓10層的房間編號是104?如果這樣安排,那其他幾棟樓的編號怎么排?”

    “恩,我記得,怎么了?”顏隊不是太明白陳歌的意思。

    “四棟樓,每棟十九層,每層四個房間,正常來說編號應該是四位數才對。比如一號樓十一層一號房的編號是1111。但當時田隊長給出的說法是,這四棟樓是一個整體,建筑商還準備在高空修建廊道,將四棟樓連接起來,所以代表哪一棟樓的那個編號被省略了。”陳歌竭力想要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你究竟想要說什么?”

    “往上看。”陳歌指著天花板上的那幅畫:“我們在西邊這棟樓里發現了尸體的左臂,正好和圖畫對應,如果說四棟樓是一個整體,那著明陽小區是不是就代表圖中那個被人臉咬著的女孩?而其他的部位,是不是就藏在對應的樓層房間里?”
微信棋牌平台
vr赛设备价格 有什么时时彩计划软件 欧赔很准的小公司toto 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 1分易彩快3开奖结果 四不像图一肖中特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分布图 二十一点投降策略 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老时时18-12-11 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宝马线上娱城--mg电子游戏 qq游戏北京麻将 重庆时时真的有吗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结果 哪款斗地主可以甩三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