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崩壞神話 > 《崩壞神話》第七百八十六章
    “小狐女士,為毛師父教的法術和太極拳差不多啊,而且人家太極拳還有助于強身健體,以柔克剛。而師父教的東西怎么一點威力都沒有,和花拳繡腿一樣。”小空無語道。

    小狐捂嘴偷笑,并美言道:“高深的法術都是表面看著簡單,然而其真實威力卻是不言而喻的。”

    “也是,憑師父的實力怎么會教我低級法術呢,還是我領悟不夠。多謝小狐女士指點了。”小空大笑一聲,便繼續練他那高深法術去了。

    小狐搖了搖頭,這機器人的頭腦平時都很高明,然而對于修行一方面就宛如一個白癡,小狐三言兩語就把他給打發了。

    現在小空跟隨著張揚和小狐回到了妖族勢力之中,小空每次修煉完畢之后都會找一些低級小妖切磋。然而每次都被打得鼻青臉腫。

    即便如此,他也天天修煉,一天不落的修煉。啞然就是一個修煉狂人。

    以他的話來說就是“機器人會法術,誰都擋不住。”然而事實是,機器人會法術,他誰都擋不住。

    這一次,小空又去找人切磋,結果被打的都快找不到北了。從這以后,小空便發誓不練成絕世高手便絕不出關。于是,小空便每天每夜的練習著那些簡單的拳腳功夫…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獨…”小狐在張揚面前晃來晃去,一直哼哼著這首歌。

    張揚看她晃得眼暈,問道:“你這是在哪里學的歌呀?”

    小狐眨了眨眼,看著張揚說道:“是小空教我的。”

    “哎,小狐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說。”張揚幾次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打算將自己的心結打開,不然他始終都不自在。

    “什么事情啊?”小狐抬頭問道。

    張揚支支吾吾的還是說不出口,小狐不禁一笑,說道:“究竟是什么事啊,這么難以啟齒啊?”

    張揚憋足了勇氣,開口說道:“我上次喝多了…”

    “沒了?”小狐無語道。

    “然后說了句胡話…”張揚半句半句的往外憋。

    小狐看著張揚便秘似地表情,忍不住嘻嘻笑了起來。

    “我說我要娶了你!”張揚說完這句話,心情輕松多了。

    小狐不禁臉一紅,低頭道:“討厭,明知道人家不是小孩子了。”

    張揚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繼續說道:“但這不是重點…”

    “啊?”小狐瞪大眼睛,等著張揚的下話。

    張揚一臉赴死的表情,說道:“重點是,這句話被我的那些朋友都聽到了。”

    小狐心里一突,心情既緊張又欣喜還有些害怕。看著張揚直勾勾的眼神,恨不得吞了自己。

    小狐心里甜甜的,低著頭說道:“本來我打算做的知己,如果你也對我有好感,那么等我的這具身體長大了再娶我好嗎?”

    張揚聽了臉色大囧,他本來就對小狐沒那種感覺,又不知那天為什么竟然說出了這樣的醉話。

    最讓張揚頭痛的是,小狐已經認為自己對她有好感了。是,他是對小狐有好感,但那只是對小孩子那般的關愛,哪有情人的那種感覺?

    即便如此,張揚此時也不敢解釋,怕傷了小狐的心。

    英雄多情,美人多嬌,惹得江山競折腰。紅顏禍水,紅顏禍水啊!

    紅燈綠柳,江山如畫。紅顏望穿英雄淚,心有千千結。

    自從張揚將心中的話說出去之后,他倒是輕松了,然而小狐卻整日想入非非,做什么事情都沒有興趣了。

    她時而露出微笑,時而害羞,不知真相的人都以為她病了呢。狐族的白爺爺便請了大夫替她治病,然而都被小狐給轟出去了。

    白爺爺也愁苦不堪,不知道這小丫頭到底著了什么魔。后來有一天張揚到狐族發現了小狐的情況,便單獨將此事告訴了白爺爺。

    白爺爺聽后也大笑不已,對張揚說道:“我家小狐雖然人不錯,但是始終都是一個小孩子嘛。我真是搞不懂你,看不透啊。”

    張揚被白爺爺說的老臉通紅,他現在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從今以后滴酒不沾!”張揚握了握拳,暗自發誓。

    這一日,玉蕊突然找上門來。與張揚說了一句話便離開了。

    張揚正在房間里呼呼大睡,突然被敲門聲弄醒。張揚揉了揉朦朧睡眼,不悅的說道:“誰啊,大清早的不讓人睡覺。”

    “我是你師姐玉蕊,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我把你那天說的醉話都告訴樊傾瑤和星韻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我還要繼續閉關修煉,再見!”

    “喂!師姐你太不地道了,你不能這么報復我啊,師姐!”張揚推開門,玉蕊早就離開了這里。

    “這可怎么辦,晦氣!”張揚愁眉苦臉的走出了房間,沒辦法只能去狐族找小狐幫忙了。

    然而,張揚沒走多遠,便看到樊傾瑤與星韻二女氣鼓鼓的飛了過來。張揚拍了拍頭,暗道今天自己不能善終了。

    “瑤兒,小韻韻。”張揚在二女身旁沒話找話。

    “哼!”二女同時扭過了頭,給張揚一面一個后腦勺。

    張揚苦著臉,苦口婆娑的解釋著:“當時我喝醉了,說出的話你們不要當真啊。我真的沒有那種想法。”

    樊傾瑤搖了搖頭,嘆道:“小狐如果像我這般年紀也就算了,但是她才幾歲啊,你怎么可有有這種齷齪無恥卑鄙沒人性有獸性的想法?”

    樊傾瑤這一番大罵,星韻扭過頭去忍不住偷笑起來。這小妮子平時挺溫婉可人的,沒想到罵起人來也是這么的讓人解恨叫爽。

    “哎,自古多情空余恨…”張揚搖了搖頭,做出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然而話還沒說完,便被星韻給打斷了:“少貧嘴,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對小狐有想法?”

    “星韻姐姐,人們都說酒后吐真言,這才是他的本性啊。”張揚還沒說話,便被樊傾瑤給接了過來。

    星韻點頭道:“是啊,是咱們看走了眼看錯了他,沒想到他也是人面獸心的家伙兒。哎,果然男人沒有好東西!”

    “可不是嗎,你知不知道住在正道聯盟附近的那個王大嬸。王大嬸的丈夫都五十多歲了,還出去**快活,而對王大嬸又打又罵。最后王大嬸自縊而死,真叫人寒心吶。”樊傾瑤搖頭道。

    “我當然知道啊,只不過人家王大嬸的丈夫只是**,而張揚卻有戀童癖好,這叫我們如何是好。要是別人知道我們同時喜歡上了這個家伙,我們以后該如何見人啊?”星韻郁悶道。

    “星韻姐姐我想好了,既然我已經被這個變態男人欺騙了一次,就不會再信任任何男人了,我準備終身不嫁。”樊傾瑤斬釘截鐵的說道。

    星韻點頭道:“恩,我也終身不嫁了。以后我就與你一起找個深山苦修,不問世事。”

    ……

    兩個女子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完全忽視了張揚的存在。聽著二女罵自己的話語,張揚苦笑一聲,便準備默默的離開。反正這種事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了。

    然而他剛沒走兩步,便被二女給叫了過來:“站住,別走!”兩個女子叉著腰,同時對著他喊了一聲。

    張揚苦著臉,又走了回來。

    此時,一眾小妖圍在一起,聽著小木屋中的動靜。

    小木屋內,時而發出張揚的慘叫聲。聽得這些小妖皺眉不已,全身惡寒。

    “鶴兄,別看張揚平時威風凜凜的,在家里也和我們一樣都是怕老婆的人。”

    “哈哈,是啊烏鴉兄。咱們男人都是同病相連啊。不過咱們沒這小子花心,他竟然喜歡上兩個女孩兒,不像咱們都只有一個老婆。”

    “嘿嘿,這下他就能體會到女人多的苦楚了。”

    ……

    一群妖怪這在外面幸災樂禍,而此刻小木屋中張揚被星韻揍得鼻青臉腫。

    星韻本來就有暴力傾向,張揚的一頓揍是免不了的。然而樊傾瑤卻不喜歡動手,她便在一旁破口大罵。

    二女一文一武將張揚收拾的不敢抬頭,那叫一個憋屈。

    “奶奶的,打得我手疼。”星韻揉著自己的小手,抱怨著。

    張揚翻了翻白眼,她自己的手都打疼了,自己就更不用說了。

    而樊傾瑤罵著罵著便傷心的哭了起來,邊哭邊說張揚是負心漢,變態狂,沒人性有獸性…

    然而,就在此時小空慢慢灑灑的走了進來,看了三人一眼,很有禮貌的說道:“師傅好,兩位師娘好。”

    “滾!”三人同時喊道。

    小空縮了縮頭,嘀咕道:“我只是來找師傅研究法術的。”

    “滾!”

    ……

    小空被三人趕了出去,小空看著外面圍觀的一群小妖,哼道:“看什么看,沒看過家庭暴力啊,沒看過師徒暴力啊!一群人就知道八卦別人家的事,最討厭了!”

    群妖:“……”

    鬧了一上午,小木屋才安靜下來。星韻打的累了,樊傾瑤也罵的口干舌燥。

    此時張揚正揉著自己身上的淤青,樊傾瑤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著水,星韻心疼的揉著自己發紅的手掌。

    張揚看著二女,探出頭小心翼翼的說道:“二位出了氣了,可以聽我解釋了吧?”

    星韻與樊傾瑤對視一眼,咬了咬牙,表示還沒出氣。新一輪的批斗又開始了。

    星韻比上次打得更重,樊傾瑤說的更加慘無人道。張揚苦著臉,悲哀的喊道:“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綿綿無絕期啊!”

    ……

    二女一番大打大罵之后,根本就不給張揚解釋的機會便走了。

    張揚鼻青臉腫,捂著雙眼走了出來,看著這群看熱鬧的妖怪,哼道:“看什么看,滾!”

    群妖縮了縮頭,一溜煙便都跑了。

    張揚嘆了口氣,自語道:“悲劇啊,一時半會兒是解釋不清了…

    “把你捧在手上,虔誠地焚香,剪下一段燭光,將經綸點亮……我用盡一生一世來將你供養,只期盼你停住流轉的目光……”小空一邊練功一邊唱歌,張揚在旁邊聽著,感覺這歌曲聽著不錯,歌詞也挺好的。便開口問道:“小空,你這首歌叫什么名字?”

    因為張揚平時不怎么喜歡聽歌,所以連這首歌的名字都不知道。

    小空說道:“回稟師父,這首歌的名字叫愛的供養。怎么師父也想學唱嗎?師父我教你吧,用這首歌泡我那兩個師娘一定會將她們感動哭的。”

    “貧嘴!”張揚老臉一紅,不過他還真就有這個想法。

    小空的臉苦了下來,他以為自己又惹師父生氣了呢。隨即張揚便嘿嘿笑了起來,摟著小空的肩膀,說道:“好徒兒,師傅的嗓子也不錯,你教教我吧。”

    “嘿嘿,我就知道師父也是我輩中人!”

    “哇,師父別踢我的屁股啊!”

    ……

    這一日,師徒二人鬼鬼祟祟的來到了沙漠之城,準備找樊傾瑤與星韻二女解釋醉酒的事情。

    小空的體型雖然與人一樣,但是只有小孩子的身高。現在的身高只到張揚胸部。沙漠之城認識小空的人不多,而認識張揚的人卻是極多。

    張揚此刻用黑布蒙住了臉,只露出一雙眼睛,宛如盜賊一般,惹得街上的人側目看他。

    “師父啊,和你走在一起我感覺亞歷山大啊。”小空看著眾人投來的眼神,弱弱的說道。

    “閉嘴!”張揚給了他一個爆栗,小空捂著自己的腦袋,委屈極了。

    然而,無巧不巧的是。千云正從對面走來,千云看著張揚那一雙躲躲閃閃的眼神,狐疑的看著他,隨即陰笑一聲,順手便將張揚臉上的黑布給扯了下去。

    “哈哈,果然是你。現在沒臉見人了吧。”千云幸災樂禍的說道。

    張揚苦著臉,哼道:“怎么,連你也不信任了嗎?”

    千云搖頭道:“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那話確實是出自你口,這是你怎么都改變不了的。”

    小空在一旁說道:“我不同意,雖然我師父喝醉了說出了那些話,但是我相信這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你們不信任他是你們對他不夠了解,還有不是我說,我的那兩個師娘也做得太過分。如果真心相愛,就會相知相信。還是她們對我師父的情誼不夠深!”

    張揚搖頭道:“你前面說的對,但后面說錯了。就是因為她們太信任我了,才如此傷心。”

    “哦。”小空撓了撓頭,說道。

    千云看著張揚,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其實我很信任你,你好好回憶回憶,是不是當時你想起了別的事情,然而才說出了要娶小狐的話?”

    “我想了啊,但是我想不起來啊。當時喝的暈乎乎的,哪能記住那些事情。就連我說的醉話要不是你們告訴了我還都不知道呢。”張揚嘆道。

    :。:
微信棋牌平台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吉林快三今日推荐爱乐彩 江西快三app下载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2017历史记录开奖全版 上海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时时走势图五星综合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竞猜付费 四川快乐12遗漏 新疆时时开奖官网 黑龙江快乐扑克开奖 江西时时点 91同款约啪app 双色球走势图上海福彩网 重庆时时后二缩水工具 五分彩开奖 皇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