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權傾南北 > 《權傾南北》第一五六三章 掌握在手里的
    李藎忱并沒有回頭,他對著于德招了招手。

    于德急忙跟上李藎忱。

    “朕的解決方案你們戶部覺得還可以么?”

    “戶部并無意見。”于德急忙說道。

    雖然戶部可能又要咬緊牙關甚至還得拆東墻、補西墻了,但是至少比直接和軍方撕破了臉來得好。

    真的和軍方鬧矛盾,戶部上下也都不愿意看到。

    “那就好,”李藎忱微微點頭,“接下來準備去哪里?”

    “商部準備在城東新開設商埠,臣去核查預算。”于德急忙說道。

    “且同去。”李藎忱笑道,“來,與朕同車。”

    于德又驚又喜:“臣不敢!”

    “哈哈哈,朕又不會吃了你。”李藎忱大笑道,“李平,讓人把馬車帶過來,朕就不過去了!”

    看著李平應命去了,李藎忱轉而說道:“新的稅收法頒布之后,朝廷的收入有沒有明顯的上漲?”

    自從李藎忱南歸之后頒布稅收法,也已經兩年。本來稅收法頒布的目的,除了以此為基礎逐漸建立大漢完善的法律體系之外,主要還是想要通過稅收法讓大漢的歲入變得系統化,而且也不再給任何人,尤其是世家能夠在其中謀取利益的可能。

    當然了隨著這些律法的頒布以及科舉考試的進行,世家也逐漸淡出歷史舞臺。并不是世家們想要消失,而是出頭的家伙都被李藎忱以雷霆犁穴之架勢掃蕩的一干二凈,其余的世家只要不傻自然也就不再有膽量挑戰李藎忱的威嚴。

    陛下對軍隊的掌握,顯然讓世家失去了和陛下作對的勇氣。

    “去年歲入相比于前年已經有明顯提高,”于德急忙說道,“但是從今年開始,朝廷新的路政等等政策開始,恐怕消耗也會遠大于去年,因此總體剩余的歲入可能比不上去年。”

    李藎忱微微頷首。

    他知道陳叔慎和于德等人擔心什么,一直這么無度的“揮霍”下去,國庫根本留不下來錢財,甚至還有可能會出現財政赤字。

    “國庫之中還有多少錢?”

    “現在白銀二十萬兩是有的,”于德苦笑道,“估計月底隨著南方的繳獲轉運北上,增加到三十萬兩也應該綽綽有余。”

    這個時代的白銀產量遠遠比不上后世,因此這個時代的二十萬兩白銀絕對不算少了,畢竟白銀此時的珍貴程度甚至不亞于黃金,如果不是工部在去年發現了兩處不小規模的銀礦,恐怕現在國庫之中的白銀儲量比這個還要低。

    經過三年的建設發展,大漢已經逐漸建立起來銀本位的金融制度,同時隨著商部對商貿經濟的全力推動以及錢莊的建設,紙幣,主要是銀票,取代原本的銅錢逐漸成為各地大宗商貿交易的主流,這在更大程度上促進了銀本位制度的穩定。

    而在另一個時空之中,即使是到了隋唐時期,市場上主要的貿易工具還是銅錢,真正的銀本位制建立要在宋代之后,隨著海外貿易的增多和財富的積累,才讓朝廷有本錢丟掉銅錢,建立銀本位制。

    至于相比于產量巨大的銀子,而更加安全的金本位制·····那要等到大清滅亡之后了。

    因此現在大漢開始建立銀本位制,已經算超乎于時代,金本位制,那就不是李藎忱打算去做的了,現階段大漢能夠提高銀子的產量以滿足商貿的需求,李藎忱就已經很欣慰了。

    “夠了,不用留下來那么多,該用掉的就用掉。”李藎忱沉聲說出了自己想要表達的關鍵。

    于德登時瞪大眼睛?

    夠,夠了?

    二十萬兩,鋪在偌大的國庫里面也就是薄薄的一層罷了,怎么可能就夠了?

    李藎忱看了他一眼,明白于德等人在擔心什么。長期以來,國庫豐盈,才是戶部官員們努力的目標,自宗元饒以降,戶部官員們恨不得把現在空蕩蕩的能跑馬的國庫給完全填滿。

    但是他們努力的方向似乎不太對。

    “戶部應該注重于囤積的,應該是更多的日用品和食品,而不是單純的錢財。”李藎忱鄭重說道,“朕剛才也在船廠中說過,現在用掉的,以后會加倍的拿回來。如果我們光想著如何把錢財放在庫房之中,那么我們就永遠只有這些錢財,我們要想的應該是如何才能獲得更多的錢財。”

    頓了一下,李藎忱看向張大嘴巴的于德:“對于平常老百姓來說,錢是用來買東西的,而對于國家來說,錢應該是用來生錢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這些錢不花出去,就沒有辦法推動市場上的物資流通,整個市場若是有如一潭死水的話,那么錢就真的要爛在庫房里面了。”

    于德的額頭上已經冒出汗珠,這是他也好,陳叔慎等人也罷,之前從來沒有想過的,甚至都不敢想的。

    國庫空了,按照前朝律法,他們是要掉腦袋的!

    而李藎忱徑直說道:“當然了國家不可能手里什么都沒有,我們應該握著的是糧食、布匹、絲綢以及礦石這些人們的生活不可缺少的東西,一旦市場上缺少這些東西進而導致物價出現波動,甚至出現敵人刻意哄抬物價的情況,我們能夠通過手中握有的這些東西對市場上的價格進行調控,這樣就不會出現價格的波動······”

    李藎忱看著似懂非懂的于德,輕輕咳嗽一聲。他意識到自己似乎使用了大量這個時代的人應該無法理解的名詞。

    “臣愚鈍!”于德反應過來。

    “能明白么?”李藎忱有些無奈。

    他恨不得直接拿一本《資本論》塞到于德的手里,沒有《資本論》的話,退而求其次,《國富論》也行啊,不行的話······《貨幣戰爭》總是能湊合湊合的吧?

    不過這顯然不現實。

    并不是學經濟出身,也算半瓶醋晃蕩的李藎忱,有些頭大。

    雖然李藎忱只是三言兩語,點撥了一下,而且說得很多詞實際上于德也只能顧名思義,但是大致的思想他終究還是明白了。

    “臣應該明白了陛下的意思。”于德深吸了一口氣,“此事臣需要和尚書以及左侍郎好好商議,盡快給陛下拿出來一個章程。”
微信棋牌平台
2019白小姐透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河南快三多期走势图 755755最快开奖结 23号吉林时时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开奖信息 大发快3怎么买容易中奖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免费吉林快三全天精准计划 河北时时 香港开奖现场直抪结果 腾讯分分彩怎么开奖的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软件 四川时时视频直播 东方心经ab面图库 吉林快三计划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