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伏天氏 > 《伏天氏》第七百五十六章 熟悉的套路
    剎那間,無數道目光落在余生的身上。

    問道臺巨大無邊,九大陣營,如今余生獨自走出,自然顯眼。

    即便是九州圣地之人,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東州西華圣山方向,圣人看向余生,其中一人開口道:“何事?”

    “荒州受邀參加九州問道,圣地宮主親自到來,以示對九州問道的尊重,既然西華圣山邀請荒州出席,也當給與一定尊重,西面方位乃是侍席,道宮宮主被如此對待,我身為道宮弟子,自覺沒有顏面,如若前輩認為荒州勢弱,不配等同對待,我愿退出。”

    余生聲音滾滾,傳遍九州問道區域,他雙手手捧九州問道令,朝前伸出,以示自己的態度。

    觀禮臺上,竟格外的安靜,余生的聲音不卑不亢,至圣道宮受辱,身為弟子,感同身受,欲退出九州問道。

    沒有人想到在九州問道之前,便出現如此精彩一幕。

    余生的話語并沒有失禮之處,也沒有言語指責西華圣山,荒州弱,是事實,西面為侍席,道宮沒有得到尊重也是事實,他沒有資格要求什么,但自覺受辱退出九州問道,又有誰能責怪他?

    甚至有一些圣地的老一輩人物有些欣賞,這魁梧的青年氣質不凡,倒是有些風骨。

    古言有云,君辱臣死,雖然他和道宮宮主并非君臣,但身為道宮弟子,如此行徑,雖有些不自量力,但何嘗不是一種氣節。

    葉伏天和至圣道宮之人目光望向余生,這一刻葉伏天忽然間覺得,或許自己對余生的了解還不夠,早已習慣了默默出現在他身旁的余生,實則也同樣早已不是當年的余生。

    他安靜的坐在那看著這一切,沒有再讓余生退下回來,也許余生是對的,哪怕荒州弱小,但還是要發出一些聲音的。

    圣地之人看向西華圣山方向,他們倒想要看看西華圣山如何處置這件事。

    雖說余生只是其中一位參加九州問道的弟子,無足輕重,即便退出也無妨,然而,這是九州問道的開端,便發生這樣的事情,如若就此直接同意讓余生退出九州問道,原則上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只是,九州之人便要懷疑西華圣山的處事能力了,九州問道還未開始,便失了風度。

    余生這一走出,倒是讓西華圣山有些為難,此話不適合至圣道宮的宮主或者前輩人物來說,那樣是自取其辱,但由道宮弟子走出說出這樣的話語,卻無可挑剔。

    西華圣山弟子目光落在余生身上,目光有些不善,三圣同樣看向余生,坐在左邊方位的圣人顯得年輕一些,他面容白皙,氣質超然,一襲白色衣衫不染塵埃,當他目光望向余生之時,瞬間給與余生極大的壓力。

    此人乃是三圣中最年輕的圣人,在上一屆圣道之戰證圣道,曾經是東州天賦最杰出的妖孽人物,如今證圣道,被稱之為雨圣。

    “九州問道荒州多年不曾參加,因而在召開九州問道的準備期間,西華圣山并未將荒州考慮在內,后來聽聞荒州至圣道宮宮主到了我東州,因此我下令門下之人邀請,以成全九州問道的九州之名。”

    “這問道臺,乃是在那之前便已經鑄造,且分配好位置,考慮到荒州出席,便臨時在西面之地臨時加了一處方位,當然,你要說西華圣山沒有給與荒州圣地足夠的尊重,這一點,我當然不否認。”

    雨圣并未停頓,繼續開口道:“荒州多年無圣,九州問道之前許多年都不曾邀請荒州,難道這便是對荒州的尊重?時隔多年,我西華圣山再次邀請荒州出席九州問道,你身為荒州圣地弟子,若是想要為荒州圣地爭取顏面,那么,便讓九州之人看看如今的荒州圣地有沒有資格得到尊重。”

    “精彩。”許多人看向雨圣,這位東州曾經無數人敬仰的天之驕子,封圣之后,那股傲然之氣概依舊撲面而來,而且,一言便將主動權握在手中,反客為主。

    他坦然承認他們的確沒有尊重荒州,不僅僅是他西華圣山,九州問道多年來,誰尊重過荒州?

    這樣強勢的態度,便是西華圣山的反擊。

    余生目光凝視對方,想要開口說話,卻聽葉伏天開口道:“前輩所言極是。”

    余生回過頭,看向觀禮臺上的葉伏天,只聽葉伏天繼續開口道:“荒州多年無圣,的確沒有資格獲得尊重,我雖為道宮宮主,卻也有自知之明,若非是西華圣山相邀,此次我至圣道宮依舊不會出席九州問道。”

    許多人看向葉伏天,這位道宮宮主,竟然如此沒有骨氣嗎?

    問道臺上,西華圣山弟子也是冷笑,荒州之人,質疑他們西華圣山?

    不自量力。

    雨圣倒是很平靜的看著葉伏天,他聽說過這位新任道宮宮主,之前和他西華圣山弟子柳宗爭棋圣傳承,同破天龍棋局,最終棋圣選擇了柳宗,但這位年輕的道宮宮主能夠做到和柳宗同樣的事情,已經足以驕傲了。

    “如今,我荒州不僅無圣,后輩弟子修行也無圣人指點,因而只有寥寥不多人前來參加,慚愧至極,這也是我參加九州問道之目的,讓荒州后輩人物能夠見識一番九州天驕何等風采。”葉伏天侃侃而談,顯得極為謙遜,將荒州貶得一文不值,就連他身邊的人都一陣愕然。

    這似乎,不像是葉伏天的性格?

    知圣崖方向,孔堯和秦仲等人也盯著葉伏天,他們和葉伏天接觸過,此人在荒州之時,何曾如此謙遜過?他大戰秦仲,帶人入道宮的時候,可不像此刻這樣。

    “知恥而后勇,你能明白便好。”三圣中間的那位圣人開口說道,此人乃是西華圣山的圣主,西華圣君。

    “知恥而后勇,前輩所言極是。”葉伏天點頭,目光落在余生身上,開口道:“余生,今日西華圣山舉行九州問道,帶你來此參加,是想要讓你見識一番,且不說九州之地,就說西華圣山,多少風流人物,天賦絕倫,你之后若是遇見,當好好請教自省才是,誰讓你如此無禮。”

    “……”

    余生一臉愕然,他看著葉伏天,那雙銅鈴般的眼睛眨了下,這話……怎么感覺這么虛偽呢?

    葉伏天身后坐著的皇九歌也一臉的黑線,有些無語的看著前面的葉伏天。

    西華圣山鄙夷荒州圣地,余生站出來表態不服,葉伏天倒好,他人鄙夷,他也跟著一起,將自己一方貶低得一文不值,此刻又將西華圣山抬高來。

    這簡直……

    無恥啊!

    皇九歌自然懂葉伏天,但其它九州之人卻不懂,圍觀的諸人同樣不懂,他們看向葉伏天,心想這荒州道宮宮主有些自知之明,也懂得示弱,雖然有些沒骨氣,但也算是隱忍吧。

    如今的荒州,根本沒有資格和西華圣山叫板。

    “是。”余生開口說道,諸人目光望向余生,這是妥協了嗎?

    “還不退下。”葉伏天開口道,余生有些不爽的瞪了葉伏天一眼,但還是往回走去,他知道,有葉伏天這一番話,那么接下來他的行動,才是最好的證明,為荒州,為葉伏天挽回丟失的顏面。

    葉伏天見余生回來,目光又望向東面西華圣山方向,開口道:“道宮弟子失禮,是我作為宮主之過,前輩教訓,若想要獲得尊重,便像九州之人證明是否有資格得到尊重,此話所言極是,如若沒有實力贏得尊重,有何資格站出來,因此晚輩決定,九州問道,如若荒州無人能夠入前十席位,我至圣道宮愿拿出一件圣人法器贈予此屆九州問道西華圣山名次最高之人,為今日之失禮致歉,以此謹記,并且激勵荒州弟子努力修行。”

    諸人聽到此言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荒州至圣道宮,圣器本該是最少的吧,這家伙竟然拿出一件圣器出來賠禮,贈給西華圣山名次最高之人?

    至于前十,諸人沒有考慮,九州問道,九州有多少圣地?

    荒州之人,拿前十?

    這無異于癡人說夢。

    或者,正如葉伏天所言,他自愿付出此代價,銘記今日之恥?激勵荒州弟子前行。

    西華圣山的圣人目光望向葉伏天,這葉伏天如此謙遜,甚至甘愿贈圣器一件,倒是讓他們有些不大好意思了,還沒有荒州道宮宮主有氣度。

    “既然如此,若是荒州有弟子能入前十,我西華圣山另賞賜圣器一件,以示鼓勵,并為荒州所在位置致歉。”西華圣君平靜開口道,他們西華圣山,豈能不如荒州至圣道宮。

    而且,他所說的話根本無需兌現,反倒是葉伏天必然要拿一件圣器出來,如此的話,為何不彰顯一番西華圣山的風度?

    “晚輩不該受圣人之禮以及道歉,還望前輩收回。”葉伏天開口道,依舊謙遜。

    “無妨,若你荒州果真能夠入前十,便是證明自己,那么便是你應得的尊重。”西華圣君淡淡開口。

    “如此,便多謝前輩了。”葉伏天低頭,眼眸深處閃過一抹燦爛笑容!

    那便,不客氣了!
微信棋牌平台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足球赛果预测 四川时时网站 广东快乐十分倍率表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走 内蒙古时时口诀秘籍 深圳22选1的走势图 澳洲幸运8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号码时时 2o19年金马会救世网内部资料 搜索新疆时时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下载 北京pk号码 白小姐心水42858 送彩金的分分彩app 代理赌博拉人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