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至高主宰 > 《至高主宰》第3373章 重傷天魔
    秦易很清楚,現在是攻擊對方的最好機會。
  
      如果在這段時間里面,他們毫無建樹的話,那么剛剛半個時辰他所遭受的痛苦煎熬,以及幻云神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會在頃刻間化為泡影!
  
      所以不管怎么樣,他都是一定要不惜代價,在這段時間里面將其打傷。
  
      聽到秦易的話之后,牧蟬兒等人頓時皺了皺眉。他們也是清楚地知道,秦易這番話中所蘊含的緊張情緒。
  
      所以,他們也是開始更加瘋狂地發動攻擊,希望在最短的時間里面,在對方的身體里打開一個缺口,這樣一來,之后的攻擊也就能夠輕松許多了。
  
      不過,域外天魔的防御力當真是無比驚人。
  
      不僅有濃郁的魔氣,可以幫助他化解攻擊,即便是有攻擊落在他的身上,以他那驚人的防御力,也是可以輕輕松松地將大家的攻擊接下來。
  
      不得不說,好在大家心里早有準備,不然的話,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大家恐怕都是早就已經徹底失望了。
  
      他們每個人,放在外面都可以說是以一敵百的超級高手了。
  
      和強者對戰這種事情,他們沒少做,但是從來沒有一次,他們這么多人在面對一個敵人的時候,攻擊了這么久,對方卻毫發未損的!
  
      說真的,現在他們心理不著急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們也知道,現在越是著急就越是應該加大攻擊的力道。
  
      只有盡快將自己的事情做好,他們才有繼續和敵人對戰下去的資本。
  
      和秦易一起這么長的時間,他們學到的東西有很多。其中最突出的,還是他們自己的心態。
  
      不管在什么時候,他們都清楚地知道,他們應該做什么。
  
      當下,他們對域外天魔發動了更加瘋狂的攻擊。
  
      或許也正是因為知道域外天魔的防御力驚人,他們才發揮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了。
  
      反正自己攻擊未必能夠取得多大的效果,那索性就不要去看成果,就這樣瘋狂的攻擊就是了。
  
      心中的緊張與迫切消失了之后,他們反倒是發揮出了更加強大的戰斗力。
  
      而此刻的域外天魔,不知道是急于脫困,還是根本就沒有將眾人的攻擊放在眼里,面對眾人的攻擊,他絲毫沒有搭理的意思,只是在催動出魔氣防御之后,就開始了對幻云神犬布置下來的陣法進行瘋狂的攻擊了。
  
      在他狂暴的攻擊之下,空間封鎖陣法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
  
      四處的空間都是被砸得一陣晃動,看樣子應該是堅持不了多久了。
  
      看到這一幕,秦易的額頭也是擠出了一絲汗水!
  
      這一次的攻擊,他并未參與。因為剛剛和域外天魔交戰了半個時辰,雖然安然脫身,但是身上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損傷的。
  
      在這種時候,他明顯是無力繼續發動攻擊了。
  
      所以,在云蝶兒他們在瘋狂攻擊的時候,他則是在一旁一邊療傷,一邊關心著戰況。
  
      這陣法是幻云神犬布置的,所以到底能夠堅持多久他也不知道。
  
      不過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若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陣法就會直接被轟成碎片了。
  
      “看來,我也只能是將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了!”
  
      秦易嘆了一口氣,說道:“只要再堅持一會兒,我就可以繼續參戰了!”
  
      如果不是身上有傷,他現在早就已經站出來和云蝶兒他們并肩作戰了。
  
      只可惜,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將傷勢恢復過來。
  
      “啊!”
  
      就在這時,前方忽然間傳來了一聲慘叫。
  
      秦易猛地抬頭一看,卻是發現域外天魔的胸口,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洞。
  
      漆黑的魔氣,就像是噴泉一樣噴涌而出,域外天魔的表情充斥著痛苦,整張臉都是扭曲在了一塊。
  
      “成功了!”
  
      云蝶兒興奮地大喊了起來,轉頭看向了牧蟬兒,激動道:“牧姑娘,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啊!”
  
      顯然,這一道將域外天魔的胸口打出一個血洞的攻擊,是牧蟬兒打出來的。
  
      面對云蝶兒崇拜的目光,牧蟬兒卻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搖搖頭,說道:“其實,我還是沾了秦易的光!”
  
      牧蟬兒之所以能夠成功,其實還是多虧了她的身體里面有天神族的血液。
  
      有它的支持,牧蟬兒不僅可以避免被魔氣入侵,更是可以打出克制域外天魔的攻擊。
  
      不過,她能夠成功打傷域外天魔,其實也不是看上去那么簡單的。
  
      事實上,早在這之前,她也已經打出好幾道攻擊了。
  
      這最后一擊能夠成功,也是因為有前面幾道攻擊的鋪墊。
  
      顯然,牧蟬兒雖然有天神族的部分血脈,但是這種血脈畢竟不是自己的,想要使用還是有比較多的限制的。
  
      她雖然可以打出克制域外天魔的攻擊,但是這些攻擊當中蘊含的天神族血脈力量十分稀少。
  
      再加上,就在不久前她為了招架域外天魔的那一道攻擊,讓她的手臂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也正是因為手臂受傷,讓她無法將自己最強大的攻擊發揮出來。
  
      到了現在,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已經可以發揮出更強的破壞力,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她在剛剛的那一道攻擊當中起到了明顯的效果。
  
      而這一道攻擊,明顯也是給域外天魔帶來了不小的傷害。
  
      原本完美無缺的身體,此刻已經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窟窿,魔氣也是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出。
  
      無論是魔物傀儡還是域外天魔,他們身體當中力量的主要來源都是魔氣。
  
      魔氣的流失,勢必會造成力量的削減,這也難怪現在的域外天魔會如此歇斯底里。
  
      對于一個已經被囚禁了五萬年,每一天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失的人而言,這僅剩的最后一點力量對他來說那是相當珍貴的。
  
      但是現在,他的身體出現了損傷,力量流失了這么多,這怎能不讓他憤怒欲狂?
  
      “我要殺了你們!”
  
      憤怒讓域外天魔終于是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大聲咆哮著,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從他的身體當中爆發而出,瞬間將陣法轟爛!

微信棋牌平台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 北京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75秒极速时时 推荐三肖中特 重庆时时彩手机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vv平台下载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今日 历史特马 最好的彩票人工计划 赛车pk开奖官网下载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 河北时时视频直播 全年四肖1至152期料2019 快乐十分统计器 去一尾什么意思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