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機破星河 > 《機破星河》第四百六十八章 一拳
    當塵埃落盡,他無需再忍。
  
      自那日之后,再無人可欺!
  
      這柄塵封已久的利刃,在今天,終于徹底出鞘。
  
      洛基重工的一切事情都已明了,這些天的利息,該收一收了。
  
      沐凡這毫不留情的話說出之后,現場陷入一片詭異的平靜。
  
      這群高高在上太久的人,誰都沒有想到,就在這根本不可能出現事情的地方出現了變故。
  
      他們自以為能夠一口決斷的平民,正用肆無忌憚的語氣嘲諷著那高高在上的貴族。
  
      “好,很好,真的很好。右師公子,今天的情況我想我可以越權處理一些事情了吧?”唐納修眼神中帶著難以言述的瘋狂和病態,轉頭看向那邊的右師君。
  
      身為這群人當中隱隱的核心人物,右師君點點頭,“請自便。”
  
      一只螻蟻竟然在整個藍都星的頂級貴族面前侮辱他們當中的人,那么這件事情必須要有個交代。
  
      右手打了一個響指,右師君頭微微轉向身側,“突發情況,護衛隊可以配備武器了。”
  
      旁邊的管家點點頭,扶著耳麥不知道說了些什么。
  
      這時在露天平臺外圍的賓客們發出一陣驚呼,在他們的視線范圍之內,平臺下方出現了一隊隊身著黑色制服的衛兵,此刻他們赫然從背后取出了槍械,正在列隊趕上來。
  
      右師婉依舊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切,在她印象中那名略有些害羞靦腆的學弟,無論如何都無法和眼前這目光鋒銳、霸氣的幾乎無可匹敵的青年聯想起來!
  
      看到右師君的表態,唐納修陰測測的點點頭。
  
      “小子,藍都星的唐家,是你這輩子都無法想象的龐然大物。賽……”
  
      既然撕破臉皮了,那就在文明秩序下最后的暴力來制裁吧。
  
      唉,在這種場合和這種野蠻人理論,真的很掉價。
  
      聽到少主的話,那邊目光殘忍的賽,輕輕低頭解開自己的黑色頭巾。
  
      一枚恐怖到極點的頭部露出,光禿禿沒有一根毛發,上面遍布傷痕。
  
      而且面容看似和其他人有著極大的區別,深邃的眼窩、鷹鉤般的鼻子。
  
      那眼神中的猩紅光芒透出,讓周圍人下意識的遠離。
  
      “竟然不是聯邦人類?”
  
      賽雙目血紅的看著這邊的沐凡,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
  
      感謝唐納修公然給他的機會,終于可以完成獵手的高級試煉了。
  
      對面的小子那詭異的氣息,絕對是和他來自同一片星域。
  
      只是,你遇到的是身為捕獵者的我們——加羅爾族!
  
      以殺戮來不斷證明自己,獵殺這星空中的強大生物,就是自己一族中無上的榮耀。
  
      今天,對面那個小子的頭蓋骨,即將是他的戰利品。
  
      呵呵……
  
      殺掉你,然后完成這最令人興奮的獵手晉級!
  
      至于那古怪的肌肉強度,就用透體打擊來進行終結吧。
  
      沒有什么比看著對手死在自己面前更令人激動的事情了。
  
      “你是我的戰利品。”
  
      賽看著沐凡,悄無聲息的比出一個口型。
  
      沐凡眼皮輕抬,“剛剛的賬還沒算,自己蹦出來了。”
  
      旁邊的王糯糯有些緊張的小聲說道:“你一切小心。”
  
      聽到耳畔的柔聲軟語,沐凡回給少女一個安定的笑容:“當日你受過的委屈,我都給你找回來。”
  
      眼眶一下就紅了,身形高挑的美少女用力點點頭,然后就這樣坦然站在沐凡身后。
  
      她要看著他心目中的大英雄,是怎樣在這片星空之下,為她創造出一片光明。
  
      只是糯糯有一點不知道,沐凡不擅長說,所以他做的往往比說的要多的多……
  
      那邊的唐納修雙臂抱攏,
  
      賽的體質等級高達23級!
  
      那一身同聯邦格格不入的殺人手段,曾經替唐家肅清了多少暗中的敵人。
  
      你的機甲不在,難道你的實力還要超過你的機師水平?
  
      呵,我不信。
  
      沐凡一步輕輕踏出,周圍離得遠遠的人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賽瞳孔宛如一對血色的漩渦,雙拳架在胸前。
  
      只是這次的一步真的很普通,沐凡眼中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
  
      然而隨著第二步跟進,整個人的氣勢瞬間無限拔高,完成了從一名普通人類到一名史前巨獸氣息的轉變!
  
      這一刻,沐凡的眼神冷漠而兇殘。
  
      “找死。”
  
      賽低哼一聲,整個人如同大弓拉開,手臂上發出節節爆響。
  
      周圍聽到者無不色變,這聲音之大竟然如同骨骼被生生扭斷一般。
  
      黑頭巾男人的雙目中,血色漩渦開始旋轉起來。
  
      整個人的氣勢這一刻瞬間狂暴。
  
      秘技·加羅爾通擊拳術!
  
      整個人憑空矮了一寸之后猛然彈出,地面肉眼可見的產生一道沖擊波。
  
      可見這力量有何等強大。
  
      另一側的沐凡褲腳下的小腿再次震顫至模糊,隨著似乎隨意的一步踩下。
  
      砰的一聲,整個腳下仿佛被巨大的機甲一腳踩過。
  
      沐凡整個人的身形瞬間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
  
      于此同時他的左拳擰動拉至身后。
  
      肌肉骨骼在這一刻同樣扭轉到極致。
  
      這個動作……
  
      B級格斗技,通石拳?
  
      曾經在入學大考對戰中學習到的技能,看書www.vkey.icunu.ne為何此刻再次以這種方式用出?
  
      對手不是那些僅僅有十七八級的學生,而是有著高達二十三級體質的怪物啊!
  
      沒有人知道沐凡的想法,沒有人看清沐凡這個姿勢的蓄力。
  
      兩道殘影剎那間逼近。
  
      下一刻,兩人甚至都能互相看到對方的眼神。
  
      “你是我的獵物!”
  
      賽的目光中透出殘忍的光芒,那是狩獵者即將虐殺獵物時的興奮。
  
      “哦,就憑你?”沐凡那同樣血色的雙目這一刻遠比對方要來的更為深沉。
  
      兩道人影終于狠狠相撞。
  
      轟!
  
      一聲巨響,一道人影轟然倒飛出去,重重砸到身后的圓桌上。
  
      那圓桌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沖力,下方厚厚的基座竟是轟然破碎。
  
      唯一能夠值得慶幸的就是,一號山莊的園桌都是以成長百年以上的鐵堅木樹干整塊切割而成,是以并沒有斷裂,而是傾斜著靠在地上。
  
      上面的人影也向下滑落。
  
      碎裂的酒杯鋪灑一地,紅酒的汁液這一刻有如血水,場面凌亂到極點。
  
      人們定睛看去,終于看清楚那被轟飛出去的身影。
  
      穿著西服的賽,面容恐怖,他的西服右臂袖筒盡數碎裂。
  
      一條同樣丑陋遍布傷痕的手臂,歪歪曲曲的露出來。
  
      “不、可、能!”
  
      賽的嗓音此刻聽起來有如尖刀劃在鐵皮上,刺耳、令人渾身發麻。
  
      “沒有什么不可能……一條走狗而已,你也配當狩獵者?”
  
      沐凡眼神冷冽,半跪于地的身軀緩緩挺起,那一拳與頭齊平,直直打出的左臂也隨之放下。
  
      叢林法則中,他才是永遠的獵人!

Ps:書友們,我是當年離歌,推薦一款免費小說
微信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破解 山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11选5实时开奖数据 双色球走势图带坐标 福彩计划独胆三天必下17500 管家婆期期准 雪缘园即时比分 今天江苏7位数走势图 一分赛走势怎么看 九龙高手最快开奖结果 大乐透摇号神器 内蒙古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广东体育无插件360 vr赛是正规吗 2019年O16期金牌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