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寶典 > 《寶典》第三百一十八章 搶地盤
    “你叫費云出來!”彩鸞聲音清脆動聽,但聽在費風耳里,卻有不容置疑的威嚴,他也不敢詢問這位前輩來自何方為何會見自己叔祖,只是應聲蟲似的連連稱“是,是!”

    此時,小院中傳來略顯蒼老的聲音,“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老道失迎了!”話音未落,院門吱扭一聲敞開,慢悠悠走出一個須發皆白的長臉老道。

    費風忙恭恭敬敬退到一旁。

    太子昌更是心下一顫,躬身見禮:“仙長,一向可好?!”雖然每每思及這老道心中都恨得咬牙切齒,但等真的到了他面前,見他仙風道骨的清奇,心中也不由自主升起畏懼和崇敬。

    “老道七仙洞費云,敢問道友來自何處仙山?”費云拂塵一甩,單掌打個稽首。

    他只是凝氣后期之境且早就被師尊斷言筑基無望,若不然,也不會被委派到俗世七仙宮坐鎮數十年,若真是那資質卓越之修,又哪里有時間理會這些俗物?

    但是他雖然只是凝氣境,但畢竟燕國乃是七仙洞信眾之地,外來散修必然不敢與七仙洞發生沖突,至于宗門之間,這數萬年來,早已經有了一定之規,便是再強大的宗門也不會無緣無故來挑釁,何況北域之地,七仙洞已然是最強盛的宗門之一。

    是以這名女修雖然乃是筑基強者,但費云倒也有恃無恐,只是心下詫異,此女修應該是用駐顏丹重塑面貌了吧?不然何以如此年幼?

    “我來自云水山!”彩鸞亮晶晶眼睛好奇打量著面前的老道士,嘴里清脆的回應。

    什么?!費云臉色猛地一變,汗毛都炸了起來,半個時辰前剛剛收到宗門傳音,言道云水劍派有異動,好似有云水劍派修士現身,坐鎮齊國都城的正一師弟失去了聯系,宗門正要派出人前去齊國查探,將會在七仙宮落腳稍事休息,派出的兩人乃是費云的兩位師伯,一位筑基圓滿一位筑基中階,估摸著,這兩位師伯也快到了。

    可是,云水山的人竟然來了七仙宮?真是好大的膽子!

    費云對云水山之修所知不多,只聽聞云水劍派早已經衰敗,數月前,更被本門老祖踏平。

    這是狗急跳墻了嗎?而且,云水劍派還有如此強者?費云臉色變幻不定,不管怎么說,眼前女修非他能抗衡,他的處境極為危險。

    眼珠一轉,費云呵呵一笑,“原來是來自云水山的道友,失敬失敬……”再次微微躬身,但是他卻突然一跺腳,毫無征兆的身子便向地下沉去,一股黃色煙霧彌漫在他身遭,很快將他包裹,他卻是動用了師尊賜予的土遁之符。不管是正一真人還是他,常年在俗世行走,師尊都會賜下各種震懾凡俗的秘寶,其中多以對凡人最為有效的幻術法寶居多,當然,保命之寶也必不可少。

    眼前一幕令太子昌和費風都傻了眼,太子昌目瞪口呆的是,仙風道骨的老仙師費云道長突然泥鰍一般往地下鉆且弄出氣味極為難聞的黃煙,倒好像傳聞中那些蝎子精、蜘蛛精遇到仙人逃跑的路數,實在令人大跌眼鏡。

    費風卻是心下狂跳,眼見叔祖完全不顧自己要逃命而去,他也轉身就跑。

    而這時卻見那秀雅少女手指輕輕一點,一道凌厲劍氣射入了黃煙中,另一道劍氣擊中費風后背,費風踉蹌幾步,摔倒在地。

    “噗噗噗”,黃煙漸漸散去時,露出了連連噴血的費云,他下半身在泥土中,上半身露在地面上,倒好似被人故意埋成這樣一般。

    “仙姑饒命,饒命啊!”費云驚駭絕倫的喊叫起來。

    太子昌驚訝的看著這個在自己心目中曾經痛恨但又不得不敬畏其仙家氣派的老道長,現在,就是一貪生怕死的老頭,又哪里還有半分仙風道骨的淡泊?

    “我只是個跑腿的,跑腿的啊,冤有頭債有主,仙姑去找那呂閑人啊?!”情急之下,他連掌門師伯的名諱都不避忌了。

    彩鸞卻是雪白小手蝴蝶般結成各種可愛手印,一道碧光升空,卻是一枚碧綠小劍,很快其便暴漲了數丈余,一道道劍芒射向七仙宮各處,立時,七仙宮中,便如炸了鍋一般混亂一片,尖叫聲不絕于耳,而那七仙洞所屬,各個被迎空射下的劍芒擊倒在地,慘呼不絕。

    清脆的焚音在七仙宮上空回蕩,“七仙洞欺世盜名,禍亂凡間,今降下天罰!傳云水山七仙道統落塵真人法旨,支架天羅,降道場誅邪!”

    七仙宮各處的信眾,眼見那神劍果然不傷他們分毫,也漸漸心下安定,更有人帶頭,紛紛跪拜在地叩首,心中俱都彷徨,也不知何情何景,只是各個祈禱平安。

    修士施法,凡人本來不可見,今日彩鸞自然是故意顯跡。

    只是彩鸞畢竟沒有真的傷過人命,且年幼純良,是以雖然整個七仙宮的修士俱都被她治伏,卻也無一人被真正誅殺。

    樂晨倒挺喜歡她這一點,各有各的道悟,彩鸞自有自己的修行之路要走,倒也不必刻意改變。

    “費云!我云水山掌教落塵真人才是七仙傳人!你何故在此誆騙?!”彩鸞有些生氣的瞪著費云。

    彩鸞心中也奇怪,原來少主早有道號,自己今日才知,她自不知道這是樂晨臨時起意編造了一個,也算入鄉隨俗。

    彩鸞喝問費云時更是理直氣壯,卻不知道所謂七仙羽化在云水山只是樂晨信口胡謅,便是云水山弟子,也都并不知情,只以為掌教真人得仙山道統,真的發現了七仙羽化之所。

    樂晨很多時候便是凡人心態,對七仙洞,既然已為死敵,自要斷了其根基,按照其凡俗規則來說,便是令這燕地也成為云水劍派的勢力范圍。

    而齊地信奉云水仙,燕地信奉七仙,在樂晨看來多少類似宗教色彩了,宗教爭地盤,自然要將對方打為異端,在這次紛爭來說,就是要從理論上,剝奪七仙洞作為七仙傳承的合法性,而令云水山,成為七仙道統繼承者。

    如此,便可以用最小的代價獲得燕人的信奉,若不然,便是鎮壓了七仙洞,卻非要令燕人改信云水仙的話,那必然就要掀起血雨腥風了。

    在俗世制造動蕩,非樂晨所愿,潤物細無聲的令燕人不知不覺改換門庭便最好不過。(未完待續。)..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2絕世唐門》手游發布啦,想玩的書友們請進行下載安裝(手游開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復制)
微信棋牌平台
内蒙古时时11 30天100元9码滚雪球图 广东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百度 甘肃快三6月23号推荐 极速时时太假了 山东时时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50期基本走势图 福建体彩ll选5走势图 天恒最新时时 h游戏电脑版 二人单机麻将 老时时0613 19年手机开奖记录 吉林时时规则 上海时时乐彩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