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一念永恒 > 《一念永恒》第601章 五姐。你要什么?
    三人一路,靠近高山,隨著臨近,立刻這高山上的威壓就越強烈起來,這威壓對于筑基修士而言不小,只有結丹境,才能在開始時無視。.ㄟM

    而顯然山頂的位置,威壓是最強烈的,白小純估算之下,唯有結丹后期,才可走到山頂。

    不過似考慮到白小純這里,五小姐散開修為,走在前方,為他抵抗這威壓之力,白小純中,心里有些感動,嘴里索性一口一個三哥,一口一個五姐,與二人談笑起來。

    不多時,他們三人就到了高山山腳下,從山體的眾多道路中,找了一條山路,向上走去,剛一踏入這里,山體威壓更加強烈起來,道路上的筑基族人,一個個都流著汗水,慢慢攀爬不說,還要留意四周的禁制,前行緩慢。

    可白小純這里,有五小姐在前,他這里壓力頓時就小了很多,且就算是沒有五小姐,這里的威壓……對于白小純而言,在感受上與身上壓了一根羽毛差不多,別說是這山腳的位置了,就算是在山頂,白小純也都毫無壓力。

    只是眼姐那里的好意,白小純只能郁悶的裝出一副不是特別輕松,略有壓力的樣子,還要時而喘幾口粗氣。

    畢竟此刻祖地外的眾人,都能里的一切,白小純沒辦法,只能裝一裝了,不過目光卻經常齊所在的山路。

    齊一路快前行,向著山頂而去,白小純目光閃動,估算白齊達到山頂的時間。

    “浩弟,聽三哥一句話,那白齊……你還是別去招惹了。”注意到白小純的目光,白雷雙目微不可察的一閃,低聲開口。

    “莫非他還能殺我不成!”白小純白雷后,臉上露出憤憤之意。

    “浩弟啊,你怎么還不明白呢,這一次的天人魂,內定的就是那白齊,可見老祖對他的偏愛了,你若是繼續如昨天那樣,怕是……有殺身之禍啊。”

    “聽三哥的,你以后多和法堂大族老接觸,有他老人家在,就算是白齊想要動你,也要顧慮很多……”白雷語重心長,大有深意的白小純,心底則是輕笑,覺得這白浩昨日辭犀利,可實際上,只是個小孩子罷了。

    白小純眨了眨眼,露出一副不甘心的樣子,似咬了咬牙。

    五小姐在旁,聞言秀眉微皺,聽出了白雷話語中心,可實際上卻存在了利用白浩與白齊矛盾的念頭,可此事她也不好開口,心底輕嘆,在她感覺,整個白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明明是一家人,可卻存在了太多的內斗與矛盾。

    這樣的家族,讓她疲憊中,也早就有了疏遠之心,對于白浩這里,她是真的在心底覺得同情與可憐,平日里卑微不說,眼下稍微露出一些頭角,立刻就有人過來利用。

    眼還要繼續說下去,五小姐輕咳一聲。

    “白浩,你的光環內,有一個手鐲……應該是一件適合你用的法寶。”五小姐說完,白小純目光掃過,立刻里有一塊山石,上面放著一個綠色的手鐲,散出法寶的波動,雖不是很強,可卻很適合筑基初期施展。

    就在白小純同時,五小姐右手掐訣一指,立刻一道青光從其手中飛出,直奔不遠處的山石,剛一靠近,頓時在那山石外,就出現了一層光幕。

    與這青光碰觸后,光幕咔嚓一聲碎裂,被青光穿透,直奔山石上的手鐲,將其卷起,猛的拽回時,手鐲落在了五小姐的手中,她后,遞給了白小純。

    白小純拿著手鐲,小姐,目中有一抹柔和閃過,低頭時抱拳一拜。

    “謝謝五姐。”

    “拿著吧,多些自保之力總是好的,這個家族……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五小姐輕聲開口,神色內有些惆悵,搖頭時,向前走去。

    白雷皺起眉頭,對于自己這五妹打斷自己的話語,且若有所指之事,有些不悅,可想到這五妹在家族內很是然,且明顯是要外嫁出去,日后地位怕是不俗,這才將不悅散去,而是裝著沒事的樣子,繼續笑談起來。

    五小姐似情緒不高,對于白雷的攀談,時而回幾句,不過一路走去,只要是合筑基所需的物品,無論是法寶還是其他物品,都會取來,送給白小純。

    一個多時辰后,白小純這里已經拿到了七八件法寶,甚至就連冤魂,也都有了數千個之多,還有魂藥,也有了一些。

    這一切,讓白小純心中感動,凝望這位五小姐,此人可以說是他在白家,認同的第二個人了,最重要的,是他這五小姐對自己別無所求,只是單純的將自己族人,同情白浩的遭遇。

    而他也這座山上的物品,也有不少是那五小姐所渴望,可惜她的修為還不足以去獲得。

    白雷雖也出了幾次手,可大都是自己所需之物,這才取走,似覺得有些不好,這才又出手幾次,給白小純這里,拿來了幾枚魂藥。

    拿著這些物品,白小純沉默不語,隨著二人走去,半個時辰后,他們已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白齊那里,于其所在的山路上,已經接近了山頂的區域,他這一路,似洞察了一切,沒有遇到絲毫阻礙,順利無比。

    “天人魂,內定是我,自然就是我的!”白齊深吸口氣,這一路,他之所以順利,是因在這之前,他就知道了這條路上的一切禁制的破解之法,這是他父親給他的,依照那些方法,他沒有耗費多少修為,就輕松的到了這里。

    此刻站在這山頂,他甚至都祭壇,以及祭壇上的天人土魂,激動中,白齊目露期待,他的目光從祭壇上收回,己面前的最后一處禁制。

    過了這里,他就可以踏上祭壇,拿走天人魂!

    “這最后一層禁制,也是最強的一道,需要白家之血才可順利打開,且血脈越是精純,度就越快……好在,我也有準備!”

    “等我拿了天人魂后,就去殺了那白浩!”白齊冷冷一笑,割破了手指,以其鮮血,碰觸面前禁制的同時,也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個玉瓶,將其一把捏碎,這玉瓶內,赫然有一滴……鮮血!

    這鮮血,來自天人老祖,以天人老祖的血脈精純,開啟此禁,自然是非凡。

    就在白齊這里已到了山頂,正在開啟禁制時,山體內的不少族人,都這一幕,紛紛復雜中感嘆,內心酸楚嫉妒不少,可卻沒有辦法。

    而祖地外,此刻石門四周的白家族人,也都這一切,一個個都凝望中,白家族長更是臉上露出笑容,其他族老,則大都漠然,顯然在這之前,都有了共識,知道這試煉,只不過是一個過場而已。

    那應該被收押的蔡夫人,此刻也在人群內,門上的畫面,她也激動起來。

    白齊的動向,白小純最為留意,當他齊已經開始破除山頂血脈禁制時,他腳步一頓,目中在這一刻,深邃起來。

    “五姐,謝謝你一路照顧,我無以為報,若是將這整座山的法寶之物,大半為你取來,又怕害了你,你說,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白小純轉頭,小姐,他整個人在這一刻,似乎有一股氣勢,在其體內正不斷地爆出來,他的雙眼不再是黯淡,而是露出了明亮之芒,他的身影雖還是與之前一樣,可卻在感覺上,似乎在這一瞬,猛的高大起來。

    仿佛前一刻還是矮山,可這一瞬,卻成為了驚天之峰!!

    他站在那里,似能引動天地,讓這腳下的山峰,仿佛也都矮小,他的四周虛無,更是扭曲起來,仿佛形成了一個黑洞,可以吞噬天地!

    這一剎那的改變太快,快到沒有人能立刻反應過來,就算是五小姐與白雷,也都是一愣。

    “你……”白雷雙目驟然收縮,心臟跳動猛的加,這一刻的白小純,給他的感覺,竟有種如大族老般的威嚴,甚至讓他心神都震顫起來,尤其是對方的目光,更是讓白雷對望后,腦海立刻轟鳴。

    五小姐呼吸都頓住了,睜大了眼,呆呆的小純,對于他的話語,完全愣住。

    “五姐,你要什么?”白小純凝望五小姐,輕聲再次開口。

    五小姐胸口起伏了下吸了口氣,似乎明白了什么,身體微顫,可目中卻露出強烈的光芒,莞爾笑了。

    “你說的,可以將這座山的大半物品為我取來,你敢拿……我為什么不敢要?!”

    “好!”白小純聞言,深深的眼五小姐,大笑起來。

微信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走势图分析 皇家国际百人炸金花 金库游戏LG 红中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多宝娱乐一号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爱彩乐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 pt游戏平台 加拿大pc28软件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任二稳赚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ios 百加乐公式玩法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时时彩计划导师群 乐猫彩票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