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席卷晚清 > 《席卷晚清》第257章 兵臨庫倫
   震懾,這次劉俊殺掉將近七千俄軍,不但震懾了清軍,更是將土謝圖汗部嚇的臉色慘白,渾身發冷。

   董福祥早就聽聞遼東軍對待敵人狠,可是從來沒有真正見過,今天已將,一回想自己曾經屠殺的敵人,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都抬不上桌面,說出來丟人現眼。

   黑夜,圓月高掛在天空,充當了很好的照明,就算這樣,清軍大帳中,依然點上不少火把。而大帳中間,一副外蒙古地圖高鋪在地面。

   俄軍既然已經被消滅,那么外蒙古叛亂也就城不了什么大氣候,趁你病要你命。

   對于敵人,劉俊沒有任何的憐憫和可憐,有的,只有殺。

   依克唐阿的兵團如今已經一路向西,往庫倫方面運動,那么自己也該揮軍北上,進軍庫倫,那些庫倫后。好好整治一番。讓外蒙古起碼三代人內不敢在提獨立這個事,想到都是一種噩夢。

   清軍既然和自己的部隊匯合,那么就沒有再次分兵的兩路的必要,劉俊的建議,是大軍跟雪球一樣,直接逼往庫倫,沿途要投降的,就投降,不投降的,直接滅族。省得今后留下禍根。

   劉俊如此霸氣的語氣和殺氣,誰敢阻擋,董福祥只是低頭稍微考慮一下后,就點頭答應,至于土謝圖汗部,更是連考慮的意思也沒有,一句話,劉俊說咋辦,那就咋辦

   謠言的作用很大,對于謠言,劉俊非常喜歡,低頭沉思一下,劉俊讓土謝圖汗部派出一百多人,趕緊往庫倫方向散播一個消息,那就是南下作戰的軍隊已經被殲滅,現在清朝大軍正往庫倫打來。

   南下的土謝圖汗部軍隊究竟是誰相信庫倫方面比誰都要清楚,劉俊要的就是讓庫倫在自己沒有到來時候,先亂起來,到時候攻城的時候,就要相對來說好的多。

   大軍決定,明日一早,分成四個縱隊。齊頭并進,以泰山壓頂的方式,緩緩推進。

   天津城。直隸總督府天色已經大亮,李鴻章剛起床還沒有來得及漱口,就將楊士驤手中拿起一份電報走了進來。

   楊士驤臉上焦慮的臉色一下子讓李鴻章皺起眉頭。定然不不好的消息,難道是外蒙古情況有變,想到這,心里不踏實的李鴻章頓時上前幾步。

   楊士驤的確心情不好,自己手中這份電報,是西安方面緊急發來的,是好消息,劉俊和董福祥不但將土謝圖汗部消滅,而且還坑殺六千多土謝圖汗部士兵。

   這只是官方的報道,真正被坑殺的這些兵,究竟是誰,楊士驤知道的很清楚,他擔心這次劉俊捅了簍子。

   “出了什么事?”李鴻章焦慮的想知道答案。

   “大人,西安發來急電,劉俊將六千多土謝圖汗部士兵全部坑殺。”楊士驤說完地上電報。

   原來是這樣,李鴻章并不感到驚訝,他造就知道,劉俊定然會將這些人一個不剩的全部殺掉,只是沒有想到劉俊會這個狠,坑殺。

   “你是不是在擔心俄國會拿這件事情做文章。”李鴻章沒有任何的吃驚,而是看出楊士驤的憂慮。

   楊士驤沒有否認。重重的點頭,

   微微一笑,李鴻章一下子將電報交給楊士驤:“放心吧,他們不敢,各國都知道,我們是在平亂,殺的只是叛亂的外蒙古軍隊,誰看見我們殺俄軍的。”老奸巨猾的李鴻章一下子捅出其中的奧妙。

   楊士驤不是笨人,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原來李鴻章早已經有了應對之詞。

   “給各國公使發電,我大清軍全殲土謝圖汗部騎兵,無一人逃脫。”李鴻章沉思一下,抬起頭看向楊士驤。

   慶祝是假,給俄國報信才是真的,楊士驤怎么看不出這里面的含義,拐彎抹角的告訴俄國,不好意思,你們的部隊已經全部被劉俊給坑殺了。

   庫倫城,到處都是來回走動,不停穿梭的外********軍,這些獨立軍,現在格格臉色都充滿了驚恐,幾天前。城中開始出現不好的消息,南線的土謝圖汗部騎兵被全殲,清軍正在往庫倫推進。

   城中開始混亂,一些士兵開始公開搶劫庫倫,搶劫婦女。原本對于獨立軍還有些好感的庫倫百姓,頓時恨透了這幫混蛋,可是面對那明晃晃的砍刀,百姓只能忍耐。希望清軍早點打進來。

   庫倫城中,原本駐庫倫大臣的辦公地點,如今已經成為蒙古帝國的皇宮。已經被布置了一番的大堂,被尊為天戴皇帝的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渾身難受坐在龍床上,看著下面的大臣們一言不發。

   當初這幫人,說蒙古帝國天下無敵,有俄國的保護,絕對能將清朝軍隊拒之門外,可是如今,才兩個月,兩個月,清朝大軍不但沒有被拒之門外,而且已經快打到庫倫。

   看著下面這些被緊急任命的大臣。哲布尊丹巴活佛徹底對這些人失去希望,現在,他只能靠俄國的參謀團。

   “沙皇陛下的參謀團人到了沒有?”哲布尊丹巴活佛看著站在身邊的侍衛,大聲咆哮。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沙皇陛下的那些參謀不見了。”還沒有等侍衛回話。一個士兵連滾帶爬的沖了進來,驚慌失措的大聲叫嚷。

   轟隆一聲,剛才還沒有任何言語的大殿頓時跟菜市場一樣。吵鬧不已。

   完了,哲布尊丹巴活佛一屁股坐在龍床上。無奈的搖搖頭,俄國一走,那就說俄國拋棄自己了。現在,一切也只能靠自己。他知道自己,包括這大殿的人,誰都別想活。

   俄國的參謀團的確跑了,而且還是在受到沙皇方面的緊急詔令。李鴻章那個通告,實在太厲害,自己一萬精銳,居然被殺的干干凈凈,連一個人都沒有逃脫,沙皇就是頭豬,也知道外蒙古在也別想獨立。

   既然清軍不撕破臉皮,直接說那是屠殺的俄軍,這個臺階,沙皇自然知道下。啞巴吃黃連,白白損失了一萬多騎兵的沙皇只得無奈下達命令,全部在外蒙古的俄國人,全部撤出外蒙古的同時,并緊急告知遠東總督府,這段時間,盡量別跟在黑龍江,吉林一帶搞小動作。

   “你們,不要以為你們能活,清朝是不可能讓你們活下去的。”見到下面一些人正不停的眼珠子亂轉。哲布尊丹巴活佛哪里不知道,這些人在打投降的主意。氣急敗壞的他頓時一下子站起來,指著下面的人破口大罵。

   也是,指要是平常百姓,這還有一條命,問題現在已經被綁在戰車上,不抵抗是死,抵抗更是死,不如抵抗,也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剛建立起來不到兩個月的外蒙古帝國,第一次,君臣一致,要保衛首都,保衛皇帝。

   庫倫城一下子瘋狂起來,到處都是被強制入伍的百姓,甚至是六十多歲的老人,都被拉去穿上軍服,拿起刀槍,開始加入保衛庫倫的戰斗。

   時間一天天過去。已經五天了。依然沒有任何的動靜。

   這幾天來,哲布尊丹巴活佛每天都會在城墻上巡視,并眺望遠方,他希望,清軍消滅俄國軍隊的消息是假的。俄國那么請打,不可能連清軍都擋不住。

   每天的到來,每天庫倫城外依然是一片的寧靜,他心中頓時放松了許多。

   遠處,突然出現黑色的小點,黑點越來越多。不一會,整個正面望去的方向,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點。

   哲布尊丹巴活佛頓時皺起眉頭,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東西,居然跟螞蟻一樣密密麻麻。

   “清軍打過來了。”不知道誰一聲顫抖的大吼。哲布尊丹巴活佛頓時臉色一下子慘白。好久不能回神(www.vkey.icu)

微信棋牌平台
什么是老时时 360老时时票走执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盘 重庆时时走势软件 辽宁快乐12今天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直最大遗漏 pk10彩票合法的吗 扑克牌推牌9都有什么牌 东北麻将玩法 秒速赛计划数据 马会特供资料站 浙江十三水开发 多乐彩开奖结果江西 新浪3d开奖结果今天 奥门赛马会 上海时时官网走势